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150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2月19日星期二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法官>>河水
藤 蔓(9)
更新时间:2002-1-14 13:40:08  来源:  作者:河水  阅读215
    藤 蔓(9)
(九)

转眼间,金步升当局长已经二年了,他尝到了当局长的快乐,也尝到了当局长的烦恼,但相比之下,快乐远远大于烦恼。就拿快乐来说吧,在单位说话算数就是一种乐趣,到什么地方去前呼后拥也是一种乐趣,请客座上席也是一种乐趣,特别是到了年关岁尾,数着下属送来的礼金更是一种乐趣,他可以品味出自己存在的价值和影响力,尤其是随着存折数字的增加,心里也厚实的多了,真是手中有钱,心里不慌。难怪社会上流传这样两句话,叫做“百姓忙赚钱,做官盼过年”。
金步升盘算着当局长的机遇,庆幸自己遇到了刘书记,他深知,没有刘书记就没有他金步升的今天,虽然金步升平时没有少送给刘书记礼品和礼金,但总是感到份量不够重。一次与刘书记在一起开会时,刘书记把金步升拉到一边,笑眯眯地说,他在省城买了一套住房。听此消息,金步升立刻象森林里的猎犬,嗅出其中味道。金步升想刘书记手头肯定缺钱用,要不然将买房的事告诉他干什么。金步升认为感情回报、投资的机会来了。会议一结束,金步升忙起身直奔单位开下保险柜,从里面取出五万块钱用红纸包上后放进了自己的皮包里。在市委的保密室里金步升找到刘书记,只见刘书记正一人翻阅文件,金步升进门后随即把门掩上说:“老首长啊,真难找你,你躲藏在这里看文件手机也不开,要不是碰到赵部长他们,今天看来还找不到你呢!”刘书记掩上文件说:“什么急事要这样找。”金步升拉开皮包的拉链,从包里拿出红包递过去。刘书记接过红包后打开一看,楞了一下问金步升:“这是干什么。”“你买房子肯定缺钱,小弟为你准备了一点,拿着先用吧。”“我又没有与你说,你怎么知道我缺钱的。拿去拿去。”刘书记一脸严肃说。金步升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如果你不放心的话就算是我借给你用的,你打个借条给我不就行了”。金步升很诚恳地睹着气说。刘书记见自己的老部下这样说,想想买房子还真有些亏空,这时也确实需要钱,再想想老部下说得也有一定的道理。所以也就依了他,很爽气地打了一张借据给金步升。金步升拿着刘书记打的借据,很慎重地将借据放进皮包里说:“老首长你太认真了,你应当给我一个回报你的机会,这不,你还打了个借据,我就先收下了,真让我感到不好意思,总有一天我还会把借据还给你的。”“你这样想着我,我已是很感动,有事我会叫你来的”。接着,刘书记又关切地问:“做领导工作还适应吧,有困难尽管跟我说,我会帮你的”。说话间,金步升已从坐着的沙发上站了起来,说:“不打搅首长了,你继续办公吧!”刘书记也起身从座椅上站起来,走到金步升面前用手扶着金步升的肩头,把金步升送到了门外,直到望着金步升消失在楼梯口时才关上办公室的门。
送走了金步升以后,刘书记放下手中阅读的文件,回想了自己的这个老部下。自从把金步升提拔起来后,小金的各方面工作还是很出色的,没有给自己添麻烦,在市里领导班子的成员中印象还是好的,如果好好干,还是有前途的。刘书记想到最近市里班子要作调整,据官方传出的信息分析,有可能他当这个市的书记。想到这里,刘理感到很兴奋。他马上想到的就是要把金步升拉进班子里,安排在一个关键的岗位上,这样能使自己开展工作得心应手。刘书记想到这里,后悔刚才没有约金步升晚上找个地方喝口酒叙叙旧情新事。几度拿起电话的手又放下了,他克制住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出了宾馆的金步升没有回家,他一头钻进自己办公室后随即关好办公室的门,打开皮包拿出刘书记写给他的借据,看着刘书记写下的借据,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他考虑如何处置这张借据,他想刘书记还是把面子的,暗自庆幸自己这种处置方法也给刘书记站稳了脚跟,万一哪个跟刘书记过不去,找麻烦查起来,也好有个交待。但金步升清楚地知道自己今天送去的钱,压根就是送,没有想要回的意思。金步升有他的想法,只要我仰仗着刘书记这把大红伞罩住,在局座的宝座上坐的稳当当的,财源自然会滚滚来的。至于刘书记的这张借据,过一段时间找个适当的理由再退给他不就完事了吗?想到这里金步升将刘书记打下的欠据叠好收进了自已的保险柜子里面。
星期日这天,按理是休息的,可金步升总感到这几天的情况有点怪,几个副手总是背着自己在一起叽叽嚓嚓的,不知谈论一些什么。金步升感到在家里有点心闷,于是烦躁不安地来到了办公室,他躺在座椅上,仰头望着天花板思索,他知道,除胡科长明着与他要好,大家都知道外,其他三个都名为几个副手的要好,实为他金步升的暗线。近来觉得每天都在眼前绕下子的胡科长、周科长和小勾、金锥子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给他电话也少了,所以耳朵闭塞,全没了消息。金步升很不开心地拿起桌子上的电话,挨个儿把他们几个人的拷机呼了一遍后,就静静地等待回音。最先打进电话的自然是他的第一心腹胡科长,在电话里,胡科长忙问金局有什么事。“我有什么事啊?查查你们干什么事,没事的话,你把他们几个都喊着,到我这里来玩玩”。金步拿着电话一字一顿地讲。电话那头的胡科长连声答应:“好、好、好”。一会儿功夫,胡科、周科、小勾、小锥子都到了。几个人麻利地摆开桌子打起了扑克牌,打牌之间,金步升在他们都感到是在有意无意之间时问:“省城好不好”。胡科忙说:“当然好啦”。“上边有这个意思想调我去当个副处长,我还正犹豫着呢?”胡科几个人忙说:“你走了,我们咋办啊?”金步升丢下手中的牌说:“问题就在这里,我一人到那里人生地不熟,你们几个又不在身边,想找个说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一切还得从头来。”周科接过金步升的话题说:“金局,古话说啊,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你何必呢?”小勾和小锥子也都说:“说心里话,你对我们几个真好,我们能有今天,还不是全靠你的关心,真得舍不得你离开我们。”金步升清楚地知道,小勾生活作风上的问题和小锥子的经济问题如果不是他采取断然措施,将他们两个保下来,他们早已就被开除了,弄不好有的还要吃官司。他知道他俩确实是说的真心话。金步升见自己略施小计就已达目的,于是眉头一皱说:“最近我发现何副局他们几个忙得狠,老在一起叽叽嚓嚓的,干什么!”胡科马上领会了金步升的潜台词,知道金步升又犯疑心病了,但他是明与金局好的人,因为他知道何副局他们几个有点提防着他,所以胡科不作声地用两眼望着周科。周科是个直性子,马上接过话题说:“何副局他们几个是叽咕党组会上你布置的任务太紧,他们担心完不成而犯愁,所以凑到一起商议怎么落实你的布置,那几天我也参加他们讨论这些任务落实问题的。”胡科接过话题说:“你的几个副手都比较纯,是干事业的,他们没那么大的心计。金局,你尽管放心,需要摆平的事我们几个来。”金步升望望窗外的天渐渐地黑了下来,知道是该喝酒吃饭的时候了,于是对胡科、周科小勾、小锥子说:“星期日把你们几个叫来陪我,真不好意思。今天我做东,走,到顺达酒楼喝几杯。”
酒足饭饱以后,金步升的心情好多了,他思忖着自己太多虑了。但转念一想,把问题考虑的多一点总不见得就是坏事,他图什么,还不是为集体着想啊?(待续)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