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89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1月24日星期五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法官>>河水
藤 蔓(8)
更新时间:2002-1-7 8:57:45  来源:  作者:河水  阅读255
    藤 蔓(8)
(八)

夕阳西沉的时候,天边泛起了晚霞,寂静而炎热的夜晚将要来临。金步升收拾了散乱在办公室桌上的文件后,夹着皮包朝办公室门外走去,突然他又折身回来,拿起办公桌子上的电话打给家中下班的妻子,说今晚有点事不回来吃晚饭。妻子早已习惯了他的这种做法,也奈何他不得。
早已在单位门口等候金局长的小轿车一直没有熄火,车内的冷气开放着,放着轻音乐。金步升匆匆地从楼上赶到小轿车旁时,已是汗涔涔的了,在钻进轿车的霎那间,一阵扑面而来的冷气让他顿感心旷神怡。车子启动了,金步升对司机小金说:等的着急了吧。憨厚的小金只是望着金局长笑笑没有讲话。车子在平坦的柏油路面上飞快地行驶着。今天请金步升吃饭的是一伙哥们,金步升清楚地记得,在他当科长的时候,曾批过一些计划指标给他们,着实让这些弟兄们发了一下,也打那以后,金步升也渐渐地与他们热了起来。这里面几个当中,要数小吴最够义气,在一起玩刺激的时候,小吴总让金步升得到实惠。因为小吴知道,你若单独给他一点实惠,他是不会要的,但通过小刺激的方式让他得,他是收之下下不含糊的。另外的几个也不错,就是出手稍稍酸了点。金步升的回忆还没有完的时候,车子已到了郊区的世纪休闲宫,车刚停稳,小吴已打开车门,用手遮住车顶让金步升下了车,几个弟兄们簇拥着金局长来到了三楼的餐厅,餐桌上的菜和酒早已摆放停当,只等金步升的到来,金步升一落座后,酒席算是正式开始了。金步升问小吴,今晚怎么个喝法,小吴马上就说,金局长你定,你说怎么喝就怎能么喝。其他几个马上附和着小吴的话。今天喝酒一个都不许耍滑头,先一次到位,每人半斤。金步升这样说。第一轮酒倒下来用去了四斤,杯觥交错,你来他往,只一会儿功夫,每人的半斤就没了,半斤酒落肚后,话也多了起来,平时不敢说的话此刻都敢说了。金步升也感到兴奋了许多,这时第二轮酒又开始到了,这次到了三瓶,直到把一个个喝得歪歪钭钭,说话舌头发直,语言是重三倒四,烟雾缭绕杯盘狼籍。
在装修精致但灯光昏暗的按摩房里,金步升正爬躺在按摩床上让小姐踩背,金步升的嘴里喷着酒气,不时地发出哼哼声。背踩完后,金步升翻身平躺在床上由小姐进行正面按摩,此时,金步升睁开惺忪的醉眼瞄了一下刚才踩背的小姐,金步升不睁眼望也就罢了,这一望使金步升吃惊不小,这小姐约摸二十岁,白净瓜子脸,一对柳叶眉下有一双乌黑的大眼睛,一双纤细的小手不停地在金步升的身上捏来捏去,金步升借着昏暗的灯光,看着妩媚动人的小姐,加上皮肤之间的那种接触,金步升有点按耐不住自已躁动的心情,但一想不能冒然行事,得先探个虚实,就在小姐捏金步升的虎口时,金步升重重地捏住了小姐的纤细小手,小姐的面部表情很平静,只是用一双亮晶晶的大眼睛暧昧地望着金步升嫣然一笑没有说话,金步升在与小姐两眼对视的刹那间,一股热血涌上心头,他再也按捺不住自已已经激动到顶点的欲望,身子随即朝起一傲,一下子就将小姐揽进了自已的怀中,用嘴睹住小姐的嘴,两手迅速抓住小姐乳房使命地揉搓......。金步升喘着粗气,又反复打量了刚才给予身心愉悦的小姐,想着从没有过的这种感受。当金步升从刚刚喜悦的回想中平静下来时,马上意识到自己是干了一件什么性质的事,这不由使金步升在炎热的夏天也打了一个寒噤,他立刻付了小费,穿好衣服匆忙离开按摩房,与几个哥们打了个招呼就慌忙出了世纪休闲宫,在休闲宫的门口打了个的士,径自回到家中时已是十时开外了。金步升迅速脱去衣服,躺到了自家的床上。
这一夜,金步升没睡好,刚才在休闲宫发生的事情不停地在他的头脑里萦绕着。初次干这事的金步升借着朦胧的光线望望熟睡的妻子,觉得对不起她。也想到这事被发现的后果,但转念一想,比我大的官也不见得就那么清静,好多的饭店、娱乐城、休闲宫开业,他们还不照去剪彩吃喝啊!我算什么,与他们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了。金步升自己安慰着自己。当那让人神魂颠倒身心愉悦的情景又一次浮现在眼前时,金步升思忖,只要我把把戏做好,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一遭。有福不享神经病。
第二天的上午是全局干部大会,坐在主席台上的金步升望着台下的同志们若有所思,他想起了昨天销魂的那刻,懵懵懂懂地又再次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他不断地评味着摆弄的花样,不断试图拉回身心愉悦的光景,虽然两眼望着台下的同志们,然而此刻的精力早已飞进了另一个世界。直到主持会议的何副局长宣布,现在欢迎金局长作报告,一片掌声拉回了金步升的回忆,金步升清了清嗓子翻开了做报告的稿子。在报告的最后部分他脱稿讲了一段。“同志们啊,我们手中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利用手中权力谋取个人的任何私利,也没有任何理由居官自傲而放松对自已清正廉洁的严格要求,更没有任何理由向人民群众发脾气、耍态度。”这段话立即引起了同志们的一片掌声,金步升得意地向大家欠欠身以示谢意,接着金步升又继续讲了下去。
在以后的日子里,金步升没有少去这些让他身心愉悦的场所。为了保险起见,金步升将同去这些场所的人只限定在几个哥们之间,同时还与这几个哥们约定,在这些场合不呼真名实姓。这几个哥们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因此十分小心侍候着。(待续)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