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567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0月18日星期三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法官>>河水
藤 蔓(7)
更新时间:2001-12-31 8:26:52  来源:  作者:河水  阅读209
    藤 蔓(7)
(七)


柳树抽出了碧绿的嫩芽,随风摇晃,像摆动的绿裙子。自打与刘书记接上线以来,不知不觉地过去了五个月,这期间金步升没少与刘书记联系,喝酒吃饭应该说是经常事。X局的上上下下自从知道金步升有这样的一个后台,也都对金步升刮目相看,金步升也自感身价提高,由此而深沉的多了。不久,一张纸令金步升升官了,坐上了局长的宝座。
这天,金步升坐在新装修不久的局长办公桌前,望着天花板忖度起自已当上局长后的情况,分析来分析去,觉得要想在这个局长宝座上坐稳,树立好自已的威信,一要先把耳朵建起来,保证各种消息原汁原味的掌握在手中;二是要将班子里人的积极性调动起来,但也要在他们之间制造一些矛盾,如果班子成员之间没有矛盾,自然就会与他有意见,这样才不致于让班子里的人联合起来对付他;三是要安抚住老的,哄住蛮的,压住弱的,稳住一般的;四是用官帽罩住那些“人往高处走”想要进步的人;五是要选准对前任反映最强烈的事为突破口,并要一炮打响。金步升排出五个方面的情况后,心想如果不分轻重缓急,一下就全部启动实施,不但不会成功,还会引起负面效应。于是他轻车熟路地排出了大家对前任最不满意的事,就是福利太差。他用电话喊来了办公室林主任,对林主任讲:局里上上下下的同志们工作都很辛苦,福利一点都没有你是清楚的,我不当局长的时候也对这个问题有看法,现在我当家了不能对大家伙没个说法。金步升呷了一口茶后又继续说:林主任,我有个想法不知妥不妥,每个干部每季增加一百块钱的福利支出,买什么东西由办公室拿头,你看怎么样。话刚说完,金步升又抛出了一句话:林主任,另外还有一些关于奖金如何解决的事,我还得把它理理顺,你也替我想着点。林主任对局长的话当然是同意的了,因为办公室“拿头”就意味着有了实权。林主任当即就对金局长讲:你这样为大家着想,是办了一件大实事,干部们肯定会感谢的。金局长要为大家解决福利的事一经林主任传话筒传出,就立即收到了极好的效果,再加上还要解决奖金事,干部们都夸金局长到底是从基层上来的,最知道群众的呼声。金步升心想,我只是用公家的一点小钱,就树立了自已在群众中的威信。这个爆竹算是放响了,心里好不自在。
金步升穿着一身运动服迎着晨曦扑面而来的春风,在含有露水水珠小草的小道上散步,远处一轮红日正冉冉升起,水边小屋的烟囱已炊烟缭绕,屋外用竹杆支起的架子上担晒着渔网,一老者正用网梭织补着已破了的鱼网,真是如诗如画的景致。金步升漫步来到织网的老者身旁,双手叉腰地站在哪里,凝视着老者用网梭在网眼里来回穿梭地织网,心里若有所思。
金步升看过一些古书,谙熟权力之争是当权者所不能忽视的一个重要问题,他认为,如果班子成员之间都相安无事,就必定要威胁到他的权力,这是因为他们会团结起来对付他,不听他的指挥,另一方面,他也听不到他们之间的各种消息,也摸不清他们的行踪。金步升煞费苦心,好几个夜都没有睡好,他想要把这事拨弄好,既要自然,不露破绽,又要顺水推舟水到渠成。金步升将四个副手一一地做了研究和分析,决定慢慢突破。突然间,他想起了曾与小胡联手捣刘科长当副局长的事,顿时亢奋了起来,我何不再利用利用这个小胡呢?于是决定打电话通知,将小胡喊到自已的办公室来谈谈。
小胡在X局工作时间虽然不算长,但这人和大合小,三条个子,白白的脸皮上一双浓眉大眼,说话时总带点微笑,给人的第一印象总是一种勤恳、憨厚的感觉。他没有和同事们红过脸、吵过嘴,平时也不太开口,但他的心里不是不清楚,而是明镜似的什么都清楚,应该说算的上是一个城府很深的人。金步升正是看中了小胡具有较好的隐蔽性这个长处。就拿上次两人联手捣刘科长当副局长的事吧,事情办成以后,小胡没有在任何场合有过流露,大家自然也不会怀疑到他会干那事。他和大合小能混在同事们的中间,无疑会给他源源不断地提供信息,掌握到第一手资料就等于掌握了主动权。金步升想到这里,会心地笑了,笑得是那样的开心,那样的坚定。
随着金步升“请进”的声音,打电话要找的小胡推门而入,金步升见小胡进来后,忙欠身示意小胡坐到办公桌前的凳子上,小胡坐下后,金步升扔过去一支中华烟,小胡忙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先替金局长点上烟,然后也给自已点上,金步升深深地吸了一口说:“好长时间不在一起聚聚了,今晚正好没有应酬的事,咱俩弄二两喝喝如何?”小胡忙说:“你太忙,哪一天我就想约你一起喝酒了,只是你没时间。我现成的,随时都可以陪你,只要你招呼一下就行了。”金步升此时话峰一转说:“有一件事我一直在考虑,就是如何把你用起来的问题,最近我与他们几个副局碰了下,他们对你总体印象不错,这里嘛,我也不妨可以与你通个气,想让你当技术科的科长,你看怎样。”“不行、不行,人家刘科怎么办。”小胡说。金步升不紧不慢地回道:“中层干部应当流动流动,不流动就会死水一潭,再说技术科是我们局的核心科室,而你们刘科长书呆子气太足,有些事情是认死理,一回两回与他还解释不清楚,有些事也不来报告一下就处理了,弄得我们有时很背动。因此,要迅速地改变这种不正常的局面,就得调位子换人头”,金步升说到这里顿了顿接着又说:“我对你们的刘科已有了安排,资料科的科长年岁已大,上次我与他谈心时,他也有意想退下来,所以我打算将你们的刘科安排到资料科,让他当当科长。”小胡听着金局长的讲话不住地点头,心里也充满了喜悦和兴奋,他想,我没跟错人,金局长够哥们义气。此后的日子里,金步升获得了源源不断的情报,金步升用获取的这些情报时不时的戳戳部下们,部下们为自已的活动受到监视而感到极不自在,相互间产生了猜疑。金步升见到自已用这一招把大家弄得乌流西散,心里好不开心。
金步升和何副局长同坐在小轿车的后排坐位上,小车飞驰奔跑着,路旁的树木向后刷刷倒去。这时金步升嘿的笑了一声,紧接着头又摇晃了几下。把个何副局长弄得莫明其妙,忙问什么事,金步升装着欲言又止的样子说,我根本不相信这事,何副局长问什么事,金步升这才说:“有人说我给你的权太大了,说太相信你了,用钱没个限制”。何副局长是个直性子,最怕受委屈,一听这话,气就不打一处出。“这些人真是小人,小人,是谁这样难过,要把嘴搁到别人身上”,何副局长说。金步升很含蓄地将视线移到了赵副局长的身上。何副局长明白了这个中原因后说,只要你大老板不疑,管他说去呢。金步升见目的已达到,马上说:“我什么时候不放心过你的,今后稍注意一点就行了”。车子仍飞驰地开着,司机小张见领导不讲话,很适时地打开了录音机,放出了优美而动听的萨克斯管乐,缓和了一阵不和谐的气氛。听着这优美的管弦乐,金步升更加坚定了这样一个道理:班子的所谓团结,主要来源于个人绝对权威的树立,个人权威的建立离不开适时地在内部拨弄,只有把副手们都拨弄得相互不信任,相互不来往,都只会埋头忙于自已的事务,才会觉得他存在的重要作用,才能显示出他所处的地位。(待续)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