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1187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1月19日星期日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法官>>河水
藤 蔓(6)
更新时间:2001-12-24 11:02:18  来源:  作者:河水  阅读247
    
藤 蔓(6)
(六)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金步升收人家三千块钱的事,虽然没有承认也没有认定,但这事已不胫而传。金步升感到尴尬,尴尬之余庆幸自已当时没有承认,否则真是无地自容。 想到这里,金步升的心情也就平静得多了,但又想到,我让你们跳,让你们表演,等哪一天我当家时,一个一个地收拾你们。吃一堑长一智,打这以后,金步升变得更聪明巧妙了。
在一次参加市里召开的干部大会上,金步升象往常一样坐在最后一排,这倒不是他喜欢,而是为了开溜方便。这会,他正眯着眼睛在主席台上扫来扫去,突然间他发现,今天的主席台坐着的领导多了一个陌生的人,由于太远看不太清楚也就不看了,心想,管他是谁呢,与我无关。猛然间他想起坐在主席台上的陌生人脸很熟似曾相识,他不由自主地挪动了自已的位置,坐到了第三排。这回他看清楚了,这个陌生人是他十年前在部队参加一次抗洪中相识的师组织科干事刘理。
看着台上坐着的刘理,他的思絮又回到了十年前的一次抗洪。当时金步升接到命令去参加堵一道被冲垮的坝口,在抬一个麻包时与刘理搭挡,当时并不知道刘理是师里组织科的干事,而是在抬完麻包以后,俩人攀谈过程中才知道刘理的职务,并且还知道是同一个地区的人,由于是同一个地区的,也就自然地成了老乡,这老乡二字,一下子就拉近了金步升与刘理之间的距离,坝口堵完后也就结成了好朋友,彼此间相互来来往往,相处的不错,在相处期间刘理给金步升讲了不少的革命道理,也使金步升燃起积极向上的念头,可到年底退伍的时候,还是被安排回家了。打这以后就再没有与刘理联系,他觉得刘理给自已讲了那么多的道理,可自已没有争气,辜负了刘干事的希望,太没面子了。没想到过去的刘干事也回到了地方,而且还到市里当上了领导,金步升好不兴奋,金步升强捺住内心的狂喜,详装不认识刘理,悄悄向坐在身边的人打听,身边的人低声说,主席台上的陌生人是市里新来的副书记。金步升听后,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杆望了望台上的刘书记。不过这兴奋劲头很快地在金步升内心消失了,他想,做了高官的刘理还能认识十年前的小金吗?想到这里,金步升像歇了气的皮球瘫坐在了椅子上。忽然间金步升又想到,管他书记不书记的,散会时我候着他一下,毕竟在一起参加过抗洪,也毕竟在一起相处过,叫他一声,也算是一个最基本的礼节吧。于是金步升理了理衣服,将心态作了一些调整,接着又开始琢磨,是喊他刘书记呢还是喊刘干事,金步升左右推敲后,觉得喊刘干事好,因为这样喊容易引起刘书记的回忆,不至于把他当作一般的人来看待。会议结束前的一阵掌声打断了金步升的思绪,金步升随众人一起站起身来,他迟疑了一下后,决定还是到了后台去等候刘书记。不一会,刘书记与其他的书记市长们走了过来,只见刘书记正与身边的组织部赵部长一边走一边谈着,眼看就要从金步升站着的地方走过,说时迟那时快,金步升上前一步叫了一声刘干事,刘书记听到有人叫刘干事,立即循声而寻,刘书记知道喊他刘干事的一定是很熟悉自已的人,在三三两两走动的人群中,金步升眼巴巴等待的目光,终于迎到刘书记相视的目光时,金步升只感到要窒息。刘书记只是非常短暂地打了一个楞就喊:小金,你怎么在这里。金步升快步上前,一把抓住刘书记伸过来的手,紧紧地握住说:“我在X局工作”。刘书记哦的一声才恍然大悟,忙说:对、对、对。刘书记转身对赵部长说,这是我的一个战友,赵部长哦了两声,对刘书记说:“你们谈、你们谈。”就离开了。这时,刘书记又接着问金步升:怎么走了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就不见了,开始我以为你生我的气了,后来一了解,才知道你退伍了。害的我好找呀!说话间金步升与刘书记来到了轿车旁,司机已为刘书记将车门打开,临别时刘书记说,我还有个事得去处理一下,等会晚上六点半钟到我住的宾馆403房间,咱俩弄两杯酒唠唠。金步升连忙点头说:好好好。刘书记的轿车冒出一阵轻烟消失了。金步生此时真是万分激动,骑上自行车一路哼着小调回到了家中。
晚上六点多一点金步升就匆匆地赶到了宾馆,因为刘书记约的是六点半,所以此刻只能坐在宾馆大厅里等候。虽然也就只有十几分钟,但金步升感到时钟走的太慢,好不容易等到六点半,金步升起身整了整衣服走进了电梯里,摁下4层的触摸键后,电梯的轿厢徐徐地向上提升,只一会儿,随着叮咚一声,电梯停在了4层,金步升走出电梯看了一下楼面房间号的指示图,径直来到403房间,轻轻的叩了两声门,里面随即传来请进的声音,金步升推开虚掩的门时,刘书记已朝门口走来,刘书记见是金步升,抬腕看了看手表说:小金,迟到4分钟。金步升嘻嘻一笑说,刘干事你脾气没变,还是老样子。待金步升坐下后,刘书记也坐到了金步升的对面,说:小金,难得今晚有空闲,说明咱们有缘份吧。我已关照餐厅留个小单间给我,今晚我们好好叙叙。金步升两眼望着刘书记只顾点头,显得非常虔诚、敦厚、崇拜的样子。聊了一会,刘书记起身说,走吧,喝酒去。
两人走进牡丹小厅时,服务员早已把各项工作准备好了。刘书记与金步升面对面坐下后,服务员就走到刘书记的面前问:刘书记喝什么酒。刘书记望了望小金说,你说喝什么酒。金步升忙说,弄瓶泸州特曲吧。刘书记见金步升要特曲,他爽朗地一笑,右胳膊搁在桌上,上身往前一探,靠近一点金步升问:“就我们俩,弄瓶好酒喝喝,五粮液怎么样?”金步升似乎是受宠若惊,连连说:“好、好、好。服务员将酒拿来后正要往小杯中倒酒,被刘书记拦住说:把酒瓶给我。服务员将酒瓶交给了刘书记。刘书记拿着酒瓶对金步升说,倒大杯两人分掉,如果喝的舒服,再来一瓶,喝多少算多少。两人杯来杯往,不知不觉大半杯落肚,两人的话多了起来,金步升借酒壮胆消除了拘谨心理,也越谈越投机,此时,刘书记示意服务员说:不叫你就别进来,送菜时先叩下门。牡丹小厅只剩下刘书记与金步升了,两人又喝了一些酒,刘书记眯着眼开口说:小金,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哪要我们过去弟兄一场的,今天我做官了,如果你有兴趣,我与他们说说,也给你弄个一官半职的。金步升听了这话,心中好不高兴,刘书记说出了自已想说而不敢说的话,于是谦虚地说:我水平不够,水平不够。刘书记的脸严肃了起来说:谦虚什么,我只要你说干还是不干。金步升看到刘书记认起真来,忙说:干,绝不辜负你的希望。刘书记满意地点了点头说:我只身一人到你们这里工作,官场上的事情他们会向我介绍,而暗地里的事情我可能就听不到了,你有责任向我提供哟。金步升不住地点头,嘴里发出嗯、嗯的答应声。杯中的酒喝完以后,两人又开了一瓶酒,喝了三四两就结束了。刘书记到底是岁数大了点,有点不胜酒力,显得有点醉意,所以站起来时有点晃动,金步升不敢怠慢,扶着刘书记进了房间,进房间后,金步升又是削苹果,又是递毛巾,着实把个刘书记服侍的舒舒服服。这一夜,金步升没有离开刘书记,睡在房间里的另外一张床上到天亮。第二天早上起来,刘书记看到金步升就说:昨天晚上现丑了,不过,小金你放心,有些人是酒后说话不算数的,我与他们不同,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金步升听了这话,心里踏实得多了。
打这以后,金步升经常地去宾馆刘书记的住处,成了刘书记的常客,常到刘书记哪里汇报工作的人也渐渐地熟悉了金步升,金步升也感到自已通过刘书记认识了这么多的上层人物,心里感到充实的多了。(待续)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