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910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1月21日星期二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法官>>河水
藤 蔓(5)
更新时间:2001-12-17 8:47:54  来源:  作者:河水  阅读225
    藤 蔓(5)
(五)


金步升象往常一样,早晨拎着皮包上班,在例行公事般相互问候的时候,金步升觉得今天有点奇怪,平日与自已打招呼的人,今日好象在躲着自已,金步升刚想主动上前招呼,谁知那人反而加快了步子上楼去了。邪门,今天这是怎么了。金步升纳闷地来到了自已的办公室。办公室打扫的干干净净,茶水依旧泡好,一切都没变,还是老样子。看到这些,金步升的心情平静了许多。
坐在办公桌前,金步升隔窗眺望,远处蓝天、白云,近处绿树婆娑,相邻的面积不算阔的风景带尽收眼底,他情不自禁的站起来踱步来到窗前,摸着下额捻着几根胡须在饱览这块美景时,突然间,上班时遇到的那几幕打断了他的兴致,金步升顿时将近期来所做的事情一一回忆,自言自语地讲:不象,不象。不可能,不可能。金步升否定了一件又一件的事情,突然,有一件事情浮出了金步升的脑海,那是一年前的一天下午,科里没别的人,这时来了一个要批计划的老周,他自我介绍是一个战友的舅子,两根烟一来一往也就拉近了距离,彼此谈得投机,老周要批的计划,申请手续齐备,资料完整,公章齐全。没费多大的功夫就批给了老周。隔了一段时间,老周打了个电话给金步升,要晚上去一个饭店聚聚,金步升没作大的推辞就应承了,酒足饭饱后,老周将皮包的拉链拉开,摸出一个信封给金步升,说是一点小意思,上次那计划要不是你及时批下来,可就误大事啦。金步升推了几下就装进自已的皮包里了,连忙说了几句你太客气了的话,就各自回家去了。金步升回到家打开信封一数,整整三千块!是他四个月的工资,金步升既惊喜又害怕,这也成了他一块心病,这不,稍有风吹草动,他又想到这三千块。想来想去金步升认为要出问题可能就出在这里。叩门的声音拉回了金步升的回忆,进门的是办公室小赵,小赵说:金科,纪检组于组长要你去一下。金步升听到小赵的话后,本能地打了个寒噤,一向大嗓门的他只是哼了一声。小赵走后,金步升坐在桌前思想,这事只是两人的事没旁人在场,我不承认,你有啥法子;如果承认这事存在,不但要退钱,还要吃处分,乌纱帽也不定能保得住。金步升权衡利弊,觉得不承认是上策。于是站起来喝了口茶,整了整衣服就朝纪检组长办公室走去。
在纪检组长的办公室里,于组长摊开了一堆材料,金步升的眼睛一瞄,果真是自已猜测到的事情,于是镇静了许多,也显得很从容的样子。接下来的谈话是于组长先讲:金科,有一件事想与你了解一下,去年的这个时间,你批给一个姓周的计划出了问题,姓周的是用私刻的公章骗了你的批文,现在被公安局抓起来了,据姓周的讲,纪检组长说到这里停顿了下来,没有把姓周的话讲出来,而是话峰一转对金步升说,还是你谈谈吧,你与姓周的之间有什么问题。金步升说:时间长了,得让我想想。金步升皱起眉,右手轻轻拍拍右前额,若有所思地思索起来。哦,想起来了,姓周的来批计划时各项手续没发现问题,不批没有道理,现在说姓周的公章都是假的,我们又没有验假机,怎么识别啊?顶多吸取教训,以后工作中注意一点吧。于组长这时说:你与姓周的在经济上有无往来,姓周的有无送过什么东西给你。金步升连说:没有没有,总共只见过两次面。于组长说,有些问题最好还是你自己说,争取主动。金步升想这已到关键时候,如果顶不住那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但如果不注意回答的方法,同样也会引起负作用。想到这里,金步升说:真的没有经济往来,只是吃过一顿饭而已。于组长接着金步升提起吃饭的事问道,姓周的给你一个信封对不对,金步升说没有的事。于组长这时脸沉了下来,打开抽屉拿出一个小录放机,将一盘磁带放进去后说:金科,你自己听吧。磁带的杂音比较多,尽管有杂音,但有几句话还是能听清楚的,比如老周讲“一点小意思”,和另外一个男子的说话声音,“你太客气了”,你太客气这话重复了几遍,其他的声音一点都听不清楚,咔嚓一声,于组长摁停了录音机说:金科,这录音你也听了,里面讲的“一点意思”指的是什么,“太客气了”又是指的什么。金步升听了录音,对于组长的问话,心中不但有底了,而且连怎么回答都想好了,于是金步升不慌不忙地讲;退一步说,这录音带上的对话是我与老周的,那又能证明什么,这个“一点小意思”,不能就一定说明老周就送了我什么东西,“你太客气”也不能就说明我一定接受了老周的什么礼品。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也可以把老周请吃饭理解成是“一点小意思”,“把你太客气了”理解成对方对请吃饭的一句谦让。况且这录音中又没有提到我的姓名,再说,这录音带怎么来的还说不清楚,好象不能讲明什么问题。于组长听了金步升的一番解释,觉得也有一定的道理,于是就对金步升说: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我们只是根据反映,向你了解一下情况,你既然已经说清楚了,我们也就放心了。
金步升从于组长的办公室出来后,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同时也暗暗得意:好险啊,要不是我会察言观色,发现许多人不与我打招呼的反常;要不是我仔细回顾这段时间处理的每一件事情;要不是我当时与老周对话的巧妙;要不是我今天遇事沉着冷静。唉,那后果真是没法设想。(待续)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