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236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0月17日星期二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律师>>ydsmbag
女人、家务与工作(老话重提)
更新时间:2001-10-16 17:12:19  来源:  作者:杨德寿  阅读276
    女人、家务与工作
杨德寿

当今社会,劳动力明显过剩。女人该不该回家做家务教育孩子以让出社会上的工作机会给男人?我以为,从总体上讲是应该的,但对具体的社会工作应区别对待。
社会发展到今天,生产力的进步使生产率大为提高,会有更多的人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但是,家务活却还是要做的!这些家务活该由谁做呢?男人还是女人?
我认为首先应该是女人。
我提出这种观点,肯定会有人,特别是女人会和我没完!因为只要有人提到让其回家干家务教育孩子,就非要把这一问题同妇女解放问题联系起来。并以女人只有经济独立才能和男人平等进行抗辩。这种抗辩无异于胡搅蛮缠,谁说家务活就不是工作?经济上的独立,是否一定意味着自身的解放?歌舞厅的三陪小姐在经济上是独立的,她们算不算解放?
某个女人做成了某件在她们看来惊天动地的事,便处处炫耀。并得出结论:男人能干的事,女人也能干!没有人怀疑这种结论的正确性。但是,女人能干的事情不一定适合她干。对于不适合女人干的工作,从总体上说,女人远没有男人干得好。
李自(女,央视今年三月八日晚会特邀佳宾)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一名杰出的女领航员,便代表女人十分自豪,很有一种凯旋的感觉!但我不知道她究竟是胜利了还是失败了。如果说这就是女人的胜利,那就应该有更多的女人去从事这项工作,但事实上不是。
同样的道理,女人能够开飞机但更多的女人没有去开飞机,女人能打仗但更多的女人没有去当兵更不用说去打仗,女人能下井开煤矿但更多的女人没有去开煤矿……,为什么?这些工作不适合她们。
我们说女人应该干什么,指的是女人更适合干什么;女人不该干什么也不是说女人就不能干什么。能不能与适不适合是无法相比的!
中央电视台今年三月八日晚专为妇女举办晚会上,主持人杨澜的一段话十分耐人寻味。原话记不太清了,但意思是:女人尽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工作,家里的活可以请个“保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不说请个“保公”?我们可以按照杨澜的意思进行下去,就是:这个保姆为了实现自身的价值,先得给自己家里请个保姆,然后自己再出来为别人家做保姆,费劲不费劲?给别人家干家务算实现自身价值,给自己家干家务就体现不出一个女人的价值?在杨澜看来,这些家务活还得女人干!为什么?我相信杨澜也认为,家务活由女人来干更合适。一个女人给别人家干家务的时候她是在工作,自己家的家务不是工作只是家务?
假如我们的国家作出这样的规定:每一个家庭必须有一名成员在家里做家务。我们可以想象一下,有多少个家庭会让男人从事这项家务劳动?我也不知道有几个妻子愿意自己的丈夫做家务。
我们没有必要争强好胜,我们应该干适合我们干的工作,并不排除我们可以干不适合我们干的工作,只是我们在干这种工作的时候可能会付出更多。在适合女人干的工作中,没有男人去和她们竞争,比如家政、医护、幼教、纺织等工作。除此之外,和男人比起来不知还有什么工作更适合她们。
社会分工,男主外女主内是历史的选择。这种分工,是基于男人和女人不同的体魄和性格。在适应大自然的过程中,在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残酷竞争中,大自然为男人造就了适合这种环境的体魄和性格。因此,男人理所当然地要成为一个家庭的栋梁!理所当然地要走向社会参与竞争。难道说,我们要男人回家操持家政而任由女人去和大自然和同类竞争?
在这台晚会上,主持人做了一个小调查,结果是:女人温柔男人坚强。但主持人张越又说,女人也有坚强的、男人也有温柔的,于是认为男人和女人并无大的区别。不知道张越为什么把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性格混在了一起!调查结果显示的是人们对男人和女人总体上的印象,张越硬要拿个别女人的坚强和个别男人的温柔性格来否定这种结论。于是,她的结论将是:男人不再是男人,女人也不再是女人!
网络正在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有的人甚至已经在家里办公。网络的力量是巨大的,但不知道是否有一天,它也会使人们不用做饭、不用洗衣服也不用打扫卫生?以我看,难!这些家务活看来还得有人干,那些不愿回家的女人,她的家务活可能不得不由老公干了!
我总觉得:女人是情绪化的动物,男人是理性化的动物。所以,女人更容易走极端,要翻身就翻个底朝天!有相当一部分女权主义者,她们不是理性地看待问题,总是以一种情绪化的思路和男人叫真儿。
我从不否认杰出女性的能力,但从总体上说:女人就是不如男人!我认识的不少高素质的女人也这么说。赌气不服又有什么意义呢?
今天的现实是:女人不光干了社会上的工作,她回到自己家里还得干家务。如果她的丈夫能帮她一把,那是她的福分。
女人啊女人,何苦呢?不觉得累吗?

杨德寿完稿于
2001年10月中旬


作者简介:杨德寿,男,1963年生于河南省新安县,民革党员。原中南矿冶学院探矿工程学士(1985)、郑州大学法学自考本科(1998)。一九九四年晋为探矿工程师,同年获部级科技进步奖。一九九六年通过律师资格考试。多篇法学论文被省市及全国律协年会采用并在有关的法律网站发表。本人为人诚实守信,工作作风严肃、认真、负责。在治学上,不追随任何权威。崇尚民主和法制,对专制制度深恶痛绝!爱好中外古典音乐。现为(郑州)犀原律师事务所律师。
特别声明:欢迎任何人在任何场合对本人的任何文章和言论提出批评意见、发表评论,但对本人进行人身攻击的除外。写信或发电子邮件均可,对于本人在网上发表但无法正常显示的文章(指含有插图或注释的文章),本人也欢迎网友发邮件索取完整的论文。
欢迎光临:杨德寿(或ydsmbag)文章专栏:
http://www.lawfan.com/asp/readTopic.asp?id=143
http://lawsky.org/lawren/lawren.asp?lawid=1267

单位地址:郑州市淮河东路55号1号楼东004号犀原律师事务所
电话:0371-8897625 传呼:95805-797212
E-mail: ydsmbag@sina.com
ydsmbag@sohu.com
ydsmbag@263.net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