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17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1月20日星期一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检察官>>
知名犯罪的原产地
更新时间:2003-11-24 22:38:43  来源:  作者:石灰  阅读112
    知名犯罪的原产地

--来自大平山“半自动取款机”犯罪集团的警告

“穷山恶水出刁民”,这句话如果出自一名重案队刑警之口,多半他已经对某类重大犯罪团伙成员的籍贯上了火,尽管这些地方往往山清水秀,也算不上贫困。

说起“知名犯罪”的“原产地”,近有福建省内安溪长坑的诈骗之乡,漳浦、平和的摩托车盗销一条龙,远到贵州凯里的“掉假钱”,湖北崇阳的“仙人跳”,江西瑞金的“假金佛”,还有江西永新的保险柜克星,湖南湘西的拦路抢劫,广西来宾的入室抢劫…

这一次是广西兴业县的大平山镇。

大盗们来钱实在太容易了,他们管自己的“招牌”叫做“半自动取款机”,“业务”迅速发展到粤、闽、浙、苏一带。

侦破案件其实也很容易,作案手段如此典型,又从来不隐姓埋名。

但是,审讯、追捕和追赃,却让刑警们伤透了脑筋。

同业

2003年8月中下旬,福建泉州。辖区内罗山、磁灶、安海、鲤城、石狮等地,连续发生数起银行储户现金失窃案,引起了公安机关的高度警觉。相同的案情,都发生在大户取款后驾车返程途中,停车短暂离开之时,车门或车窗被撬,刚领取的现金被盗。

一定有外来的专业盗窃团伙流窜到了泉州地区。石狮市公安局刑警大队重案队立即着手在专线网上进行案情摘要检索。

浙江刑侦信息网:“浙江省抓获广西兴业籍撬盗汽车玻璃窗、盗窃车内财物团伙的情况通报”;羊城晚报:“潮州市警方成功侦破系列盗窃巨款案”;湛江日报:“广西特大飞车盗窃团伙港城覆灭记”。

有了邻省公安机关的战果,打击和预防都有了明确的方向:

团伙成员二人一组,配备二轮摩托车,在各银行储蓄所门口,盯梢开私家车单独前来取款的人员,驾摩托车跟踪,一旦取款人停车办事或者用餐而未将现金带走,迅速用随身携带的螺丝刀撬开车门或者砸破车窗,取走现金及其他财物后逃离。

9月4日,石狮刑警在某银行储蓄所门口一举抓获5名嫌犯,当场缴获作案工具摩托车2辆和螺丝刀2把,首战告捷。

同乡

一份22人的犯罪团伙成员名单很快浮出了水面。义乌、潮州、湛江的刑侦通报显示,系列盗窃案的团伙成员几乎清一色都是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兴业县大平山镇人,只不过义乌的团伙是田寮村人,潮州的是阳村人、湛江的是古城村人。

侵入泉州的团伙,分分合合,以部分成员的真实身份证登记住入中档宾馆、旅社,多采取甲地住宿乙地作案;作案工具从晋江或石狮的摩托车销售点购买,主要是俗称“黑太子”的“豪爵”牌,用真实的身份证上牌照;赃款除部分用于日常开支外,基本上通过银行卡或邮政储蓄的方式汇往老家。

经过排查,进一步确定在泉州地区的团伙成员主要来自大平山镇的埠头村、阳村、双凤村、平山村、高良村。

今年来,大平山团伙共流窜泉州地区作案30多起,总价值300多万元。

回想起当年类似的某地保险柜系列盗窃案主犯的供述:“我们在村委会上交流撬保险柜的手法”,办案人员的心情越来越沉重。

1996年全国第二次集中“严打”期间,在石狮、晋江、福清等市作案40多起,抢劫现金、首饰、摩托车和移动电话等价值达100多万元,打伤10多人的入室抢劫团伙,32名成员全部都是广西来宾县人,集中于石牙、赤山和蒙村三个乡。

这次更集中,都在同一个镇。

这不是风水问题,有人在传授犯罪方法。

这不是地方病,但远比地方病可怕。

同盟

审讯的难度,广东的同行事先打过招呼,没想到他们这么“义气”。看来都受过专门的训练,早就建立了攻守同盟,狡辩或者沉默。

来宾团伙最先落网的覃怀收和何基偶也是如此,虽然年纪轻轻,却十分顽固,面对从他们身上搜出的刚抢劫来的黄金首饰,任凭公安干警反复宣传政策,不断审讯,始终默不作声,拒不交代。他们不时抬头看看窗外天色,分明是在拖延,让同伙们争取时间潜逃他乡。

要不是细心的刑警发现了覃怀收藏在衣缝里的安康旅社住宿发票,进而查出有十二名来宾县人在此投宿,再紧急通知由石狮向北通往福州,向南通往厦门、广州的公路,沿线设卡,检查过往车辆,重点盘查持来宾县身份证的可疑对象,这个团伙的覆灭恐怕还要假以时日。

如今时过境迁,大平山团伙不会重蹈覆辙。5名成员落网后,团伙停止了在泉州地区的行动,销声匿迹。

9月下旬,估计国庆黄金周里,这帮很“顾家”的大盗们可能会“衣锦还乡”,刑警们提前到大平山外围撒网布控。

7年前,追捕来宾团伙成员的“扫尾行动”,在来宾县公安局副局长石友炳的亲自协调指挥下,直接入村从赌桌上和睡梦中将在逃人员缉捕归案。

但这次不同。配合追捕的当地刑警介绍,“保守估计,这个镇至少有1500多人是干这行的”。似乎有点危言耸听,但一想到赃款汇往当地由家人领取,可能通风报信或给追捕工作设置障碍的知情人肯定不止这个数,专案组决定不踏进镇区一步。

原来,大平山镇地下赌博猖獗,一些游手好闲的年轻人,放着天然的林场果园不做,更愿意相信和追求一夜暴富。于是,一种“半自动取款机”式的赚钱方法在赌桌上流传开来。一切变得那么简单,银行好象就是自家开的。师傅带徒弟,老手带新手,犯罪象病毒一样在大平山各个乡村迅速传播。

犯罪势力、流窜范围、涉案金额与日俱增。一些地区的团伙成员开始不守“行规”,不耐烦在银行门口等取款,直接到各宾馆、酒店、商住楼停车场作案。“斯文”一点的研制“Z”型工具专撬车门锁,“粗鲁”的直接砸破前窗玻璃,嚣张之极。

浙江和广东的刑警在追捕过程中留下了一些宝贵资料和经验,玉林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对大平山团伙也实施了重点监控,为泉州刑警省了不少力。

尽管镇区各入口总有二轮摩托车在巡视,警惕地跟踪警车和外来车辆,尽管有广阔的林场可以藏身,还是有6名团伙成员在国庆期间被追捕小组戴上了手铐。

进去会打草惊蛇,不进去无法除恶务尽,挽回损失。追捕仍在继续,赃款还没追回。这是一场各地刑警与大平山团伙的阵地战。一边是正义的联手,一边是邪恶的同盟。

警告

随着信息技术的进步和警务公开的发展,面对犯罪手段传播方式和途径的多样化与发散性,刑警们需要有一个快速反应且加密的犯罪信息与侦查经验交流平台,而市民们需要一个及时公告最新犯罪动态和预防措施的窗口。

犯罪无极限,犯罪无界限。本文列举的仅是发生在泉州地区的部分“知名犯罪”及其“原产地”,不知道它们在其他地区是否已经“驰名”,不知道全国各地还有多少这样的“名牌”。

绝大部分犯罪信息应当属于公共信息。不可否认,一些犯罪方法恰恰是通过媒体报道或者影视作品传播的,但不能据此犹豫犯罪信息公开化的必要性。如果隐瞒不报,或者低调处理,犯罪信息在犯罪势力间的地下传播速度将明显超过公众的正常获知速度,这种信息不对称的结果必然增加打击和预防犯罪的难度。

如果公安部能参照“防非”措施也搞一个专门的“罪情通告”,通过电视、广播、报刊、网络和短信让家喻户晓,类似大平山团伙这样的“业绩”根本不可能出现。

如果储蓄所柜台前醒目张贴着刑警提示:“请您在离开驾驶室时将贵重物品随身携带,不要轻信你的防盗器”,也许后面的摩托车只能枉费心机。

大平山团伙可以算得上典型的盗窃犯罪集团,这种升级并非基于它的暴力,而在于它对法治社会的挑衅。住宿、办证、汇款,扬名立万,你奈我何!

可惜它的“保质期”太短,几个月的潇洒,也许要用一辈子偿还。

关于“原产地”,我们无意诋毁某地的名声,只希望后续的追捕、追赃工作能够顺利。毕竟犯罪还是一种个别化的社会问题,尽管有时它也是社会化的个别问题。地方保护也许难以避免,但打击有组织犯罪的协作都已经国际化了,希望“保护伞”趁早收起来,不要作茧自缚。

“半自动取款机”系统基本上瘫痪了,这场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再一次说明,犯罪是在与人民作对,只要群防群治基础扎实,意识到位,任凭你有“同业、同乡、同盟”,还是那一句:“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来自大平山团伙的警告,既是给刑警、给社会的,也是给其他犯罪团伙的。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