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625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1月21日星期二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检察官>>
结婚好难 男人好赚
更新时间:2003-10-13 21:05:31  来源:  作者:  阅读284
    --石狮“六礼”进行曲
  

  

  国庆黄金周绝对是福建石狮人嫁娶的高峰期。当然这和《婚姻登记条例》简化了结婚登记程序无关,因为当地至今依然延续着古代繁琐的“六礼”。

  

  一、成家则立业

  

  石狮人尽管做起生意爱打拼、善创新,可以志在四方、独步江湖,但谈婚论嫁却基本上自觉地秉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这个充满商业气息的侨乡,结婚往往意味着个人乃至家族“产业结构”的调整和“经济基础”的飞跃,意味着人生的最重大转折。

  

  前不久,一对典型的官商联姻刷新了当地的陪嫁纪录。一辆奔驰320,一辆宝马725,六间临街透顶店面,现金人民币150万、美金15万,其他一整套最豪华时尚的家私家电忽略不计。据说女方是按照1000万的标准置办的。

  

  也难怪这里总摆脱不了重男轻女,生女陪生儿赚,这笔帐不难算。但嫁妆必须三思而后“赔”,有钱人家当然想挑个乘龙快婿。而官家子弟,希望住豪宅开名车不用烦恼“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不少吃公家饭的帅哥才子,不管是外来落户的还是出身清贫的,更想一夜暴富且终生受用;至于家族企业的继承人,择偶最好能强强组合;就算普通人家,也讲究个门当户对,能高攀更好。

  

  于是,“郎情妾意”要一拍即合几乎是不可能的。幸亏有好心又敬业的媒婆,只要你给她提供关键的“参数”或“标底”,肯定很快就有回音。不过,媒婆也有档次之分。业余水平的占多数,有时会有几个媒婆主动上门服务,同时布控、四处撒网。信息不灵、情报不准的可能会让你空欢喜几场,好在相亲好事多磨,不“速配”不收费。只要做成一单能上“龙凤榜”的,立马人气飚升,行情看涨。久而久之,不少已经职业化。客户想要了解什么过去,表达什么将来,都能充分体会、灵活贯彻。好人要做,坏人也得做,客户不满意了,反悔了,负责善后。

  

  由于媒婆的杰出贡献,一对对新人成了家,也从此立了业。做生意的有了资本,从政的有了基金,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二、用程序考验

  

  说起媒婆的工作流程,必须介绍“六礼”。早在西周时期,“六礼”就是婚姻成立的必要条件,合礼合法的婚姻,必须通过“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六大程序来完成。

  

  纳采:男方家长请媒婆向女方家长提亲,当然这可能归功于媒婆前期的调查取证工作到位,或者男方自己早就目标明确。古时媒婆上门一般会带大雁之类的“信物”,说明是讲信誉的,不是开开玩笑的。现在改成男方当事人的照片或者名片,如果女方说不要,就结束,如果可以,就进入第二道程序。

  

  问名:女方答应议婚后,媒婆将好消息反馈给男方家长。男方再派媒婆去女方,问清女方当事人姓名、生肖、生辰八字等与“命”有关的具体情况,并到祖庙占卜以定凶吉。这显然是一个技术性程序。如果算命先生说是大凶,男方可能会召开家族会议商议是否放弃,“集体表决”或者“掌权者”十分中意这六亲事的,会让媒婆再去打听出一些可以让男方作出有利解释的内幕信息来。都什么时代了,命运也是可以“改写”的。

  

  纳吉:如果算命先生说好,就与女方定婚。定婚仪式可简可繁,但交换定婚戒指是必须的,一般由男方当事人在其亲堂若干人和媒婆陪同下前往女方家中,双方当事人亲手为对方戴上。至此并不算“套牢”,一方或双方反悔的也偶有发生。出现问题一般由媒婆从中协调,协调不成的,可以“退婚”,返还戒指及其他彩礼的具体事宜再行商定。

  

  纳征:这是核心程序,男方送聘礼到女方家,一旦女方收了,那么这个婚姻实际上已经成立。唐律规定,聘礼多少没关系,酒食不算,通常是绸缎之类。如今,聘礼主要由首饰、现金和食品三部分组成。首饰包括戒指、项链、耳环、手镯、手链、脚链等若干套,以黄金为主,随着时尚进步,珠宝、钻石和白金系列大有取代黄金之势。现金包括聘金、礼金和布钱,聘金是给女方当事人的,几万到几百万量力而行,作为女方嫁妆的组成部分将被全额返还,当然多多益善,下了重金,“收成”绝对是正比的;礼金是用来“贿赂”女方长辈搞好关系的,论资排辈分配,一般收不回来;布线相当于古时的绸缎,万把块钱就差不多了。食品原本花不了多少钱,但质量是情面,数量是场面,一份几十块钱,少则上百份,多则上千份,给女方用来向同村、亲友报喜,可以简单到只有一桶食用油外加一盒精美饼干,也可以复杂到糖果、罐头、水果、海鲜干货等等各几色。通常,女方长辈和重要亲友会前来“观礼”,对“准新郎”及其“表现”评头论足。有参加纳征的男方亲友团则关心着女方的嫁妆。

  

  这里要特别做一番注解,石狮人民不仅坚决地传承了“六礼”,还增补了“陪嫁”这一礼,尽管陪嫁紧随纳征进行,但论地位已是重中之重。陪嫁可是一门复杂的社会关系法,够让女方家长头痛好一段时间。首要任务是为了女儿的幸福,保障和巩固女儿在男方家中的地位。面子和名声当然也很重要,不能让亲朋好友小看和非议。有兄弟姐妹的,还要注意利益平衡,切莫引发家族内战。商家的女儿,想怎么陪就怎么陪,官家的女儿可别树大招风。至于陪嫁的内容,说来可气。男方除提供一张床、一个灶,代表有的住有的吃之外,组建并保证一个家庭正常运转的其他一切基础设施,都等女方陪嫁。高档时装,首饰外加金块,商品房或者租金可观的店面,摩托车或者汽车,现金或者存折,衣食住行一个都不能少。嫁妆中的大件在纳征后可由男方的男亲友团用几辆或者十几辆工具车运到准备结婚用的新房,男方的女亲友团则立刻拆封、摆放进行“公示”。

  

  请期:纳征后一般不久就要结婚,男方派媒婆或者直接与女方商定举办结婚仪式的日期,一般也要算命,后来简化到从印有宜什么、忌什么、冲什么的日历上自己找。比如中秋节前后,宜嫁娶的黄道吉日就不少。但要具体到入门的时辰,且不能冲到双方主要家人的生肖,同样是一项技术活。

  

  亲迎:新郎承父母之命去女方家中迎娶新娘。加上随从,单数去双数回。通常会有一个车队,浩浩荡荡。主车可能会是劳斯莱斯、卡迪拉克、奔驰、宝马等世界名车,多半是借来的,当然也有自己家的。新娘随身携带着嫁妆中的产权证和存折,浑身珠光宝气光彩照人,但却不时乘人不备现出一脸痛苦和疲惫。娇贵的脖子、纤细的手腕、手指,几斤重的首饰。曾经就有新娘终于挂不动用一两一个的金块串成的富贵“枷锁”,当场昏倒。

  

  晚上一般要在酒店或者院埕里举行结婚仪式,结婚宴席规模也有排行榜,最气派的一场近二百桌,每桌菜金三千,配茅台、轩尼斯XO。几年前禁止国家工作人员本人及其亲属婚宴超过5桌,结果不少转移到乡下祖厝,或者设“分会场”,或者连办几天。毕竟人生最幸福的时刻,奢侈浪费不心疼。

  

  坚持到婚宴结束,新郎新娘及其双方家人基本上都又累又醉。一场声势浩大的工程,总算峻工交付使用了。回想经过的层层考验,实在是酸甜苦辣。

  

  三、“六礼症候群”

  

  至于媒婆的劳务费,或者叫佣金、回扣之类的,以女方户籍所在地惯例为原则,特殊约定为例外。村庄或街道富裕,抽成自然高些。做成一单,可以一边从男方的聘金里抽,一边从女方嫁妆里提,收入四位数甚至五位数。媒婆不用交营业税,因为法律规定婚姻介绍所免税,漏缴的个人所得税绝对超过偷税罪的追诉标准,但没人在乎这一行当要不要用法律来规范。

  

  如果认为接受聘礼就意味着婚姻的成立,这个婚姻就是买卖婚姻。尽管双方心甘情愿才行完了“六礼”,绝不是包办,也算不上买卖,但如此厚重的“情义”,实在让人轻松不起来。不把婚姻当契约,也得面对退婚的彩礼退赔和离婚的财产分割问题。

  

  唐律中规定,如果聘礼送到女方家后,男方悔婚,“不坐”,就是不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彩礼“不索”,就是白送了;但是如果女方悔婚的话,家长要被“杖六十”,就是构成犯罪了。

  

  可是现实中,我国无论是债法(合同法)还是婚姻法对彩礼之债都没有具体规定,导致了审判实践中的极度混乱,有时甚至仅凭法官的个人理解甚至好恶来处理案件。对此,曹呈宏先生专门撰写了一篇《彩礼问题研究》,认为:送聘礼的目的相当明确,就是以达成婚姻为目的,是附条件的赠予;在立法时应当考虑将其作为一种特殊的附条件的合同在债法中予以规定,并在婚姻法中规定婚约的性质和保障等以作配套和协调;处理上以返还为原则,而以不返还为特例,要注意保护无过错一方的利益,因为婚姻不成本身对无过错一方是有损害和伤害的,不但在时间、精力、财产上有损失,更重要的是精神上也可能会受到较大的伤害,而我国法律对此既无法主张违反婚约的违约责任赔偿,也无法主张损害的侵权责任赔偿,所以对彩礼的不同处理也可以稍微弥补一下这方面的立法不足。

  

  民俗的落后,有人抱怨,没人改变。人们继续忽略着结婚登记才是婚姻成立的形式要件,遵循着“六礼”中每一道程序的具体繁琐的操作规则。其中一个最大的隐患,就是浓厚的婚俗仪式淡化了婚姻的法定,或者说当事人对婚姻法规定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何时起算缺乏认识。因为纳吉后至亲迎前都可以去办理结婚登记,钱都收了,名份也公开了,没人在乎结婚证上的日期。结果,搞不清哪些是婚前财产,哪些是赠与所得的财产,一旦出现财产纠纷,本以为是夫妻共同财产的实际却是一方个人财产,或者明明是个人财产的,双方还没开始夫妻生活,就成了共同所有。总有一方后悔选错了登记日期或者纳征日期。

  

  还有一些纯粹以营利为目的的,为了下聘,不惜借钱或者贷款。一些不讲信誉的,纳征时承诺的嫁妆,到时却拿不出手。这些所谓的骗婚行为,也成为夫妻感情的硬伤。

  

  “六礼症候群”,不知道有多少家庭还在自已选择的进行曲中默默承受。

  

  傲慢与偏见的婚俗,何时还新人们浪漫与真挚。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