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753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1月21日星期二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教师>>逝宇
“人世”基本范畴排序大观——兼评现代物文主义哲学的终结
更新时间:2003-9-11 11:26:59  来源:www.wokankan.com  作者:逝宇  阅读141
    


作者:逝宇 发表时间:2003年5月29日
本文由earthking--中国诚信建设集团推荐

“人世”基本范畴排序大观
——兼评现代物文主义哲学的终结

摘要:人世是“人的世界”的简称,人世的基本范畴也就是对与“人”最接近的基本现象的抽象,包括人、世界,物质、精神四个范畴。人世基本范畴排序凝聚了人类社会的最高智慧,寄托了人类社会的长远理想。古代宗教以传说的方式将人排在世界之先,以确保人们在人世能够以人为第一价值取向。宗教异化以后的神权宗教,后来的唯物主义、唯心主义都违背了人文主义的基本原理,将人排在其他范畴之后,给人类社会带来了极大的灾难。20世纪人文主义与法治联手,获得了极大发展;21世纪将是人文主义继续勃兴,物文主义和其他非人文主义彻底终结的世纪。
关键词:宗教 哲学 法治 自由 人文主义

一、 人世的起点与人世基本范畴之天然秩序
人世是“人的世界”的简称,或者说:人所贯穿的整个世界,人所遍及的整个世界的简称。人世的起点是人,终点也是人,自始至终,身感体受,无处不在,见微知著,最基本、最崇高、最普遍、最特别,所有的所有,无上的无上,都是人。人世的基本范畴也就是对与“人”最接近的基本现象的抽象,就目前的研究成果来看,主要包括:人、世界,物质、精神。对这四个基本范畴的最佳秩序(或者说天然秩序)的解释,构成了科学与文明的基石。
如果把“人世”作为一个独立的存在,她的起点毫无疑问是人。“人世”、“人世”,先有“人”才有“世”,无人则无世,“无世”反而有可能“有高人”,相对于第一价值的“人”来说,世界只不过是一个为人服务的观念或者寄托理想的工具罢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凌驾于“人”之上,凌驾于“我”之上,“天上天下,惟我独尊”这就是宗教的理想,这也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为之奋斗的理想。
然而,现实生活中,“人世”并不是一个独立的存在,“世界”毕竟与人是两回事,能够左右人的东西太多了,世界、宇宙、山脉、河流、金钱、美色、皇权,哪一样都有其妙处,哪一样都有可能被一个人利用,剥夺、削弱另一个人的自由;甚至有可能让人丧失自我,主动让渡自由;一个人的自由被另一个人剥夺,一个人的智慧与潜能被另一个人、另一种价值所压抑,自由被自由所害,等级无处不在。“人世”的起点是人,人的起点是世界,世界的起点不是人。残酷的现实破坏了“人世”的逻辑起点,人成了世界以下的东西。世界沉沦了!人性也沉沦了!!若没有一个合理的学说救世,将人的地位提升到世界之上,至少与世界平等,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各种宗教传说应运而生,外形荒诞而内质纯真,共同维护“人世”的逻辑起点,构建“人世”(而不是“世界”)四个基本范畴的理想秩序,或者说依靠逻辑思维来认识的另一种天然秩序,这就是:

物质:宇宙、山脉、河流、金钱、美色、皇权、其他非神秘力量
人世:人 世界
精神:灵魂、鬼神、理念、理想、教条、学说、其他神秘力量

二、 对宗教天然秩序本旨的违背与十九、二十世纪现代哲学、社会科学的错位
显然,宗教天然秩序的本旨是确保人的尊严与独立,确保每一个人的自由不被这个人以外的任何东西所伤害,确保“一个以人为第一价值取向的理想”在人世万古长青。宗教虽然借助神灵、上帝、仙真等等世外力量,但其本旨是利用这些力量来维护人的至高无上。宗教中的神秘力量从来就是一个与人同行的、不异化的存在。无论是道教的肉体成仙、佛教的立地成佛,还是基督教的圣灵、圣父、圣子“三位一体”,其目的都是为了防止神灵异化,使神灵凌驾于人之上,冲击“人为第一价值”的人生与社会理想的。
但是,依靠传说建立起来的宗教具有极大的模糊性。宗教的不精确可能与其创始人不敢明目张胆触犯现世政权的权威有关,但也给自己后来的发展埋下了祸根。对宗教天然秩序本旨的违背基本上分成宗教自我异化和现代哲学、社会科学的错位两个阶段。如前所述,宗教的创始人花费九牛二虎之力构建的理论,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防止箭头倒转,世界异化为人之上的一种存在,但后来宗教成为一种势力以后,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箭头倒转的现象,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作“宗教自我异化”。
“宗教自我异化”的特点是利用神灵崇拜把神灵至于人之上,在“人世”之外产生了高于“人世”的“神世”,使宗教创始人,出现了精神现象借助“神力”凌驾于“人”之上的箭头倒转现象,从而破坏了宗教与人生、人世的最高理想,图示对比如下:

图一:理想的宗教秩序——人至高无上

物质:宇宙、山脉、河流、金钱、美色、皇权、其他非神秘力量
人世:人 世界
精神:灵魂、鬼神、理念、理想、教条、学说、其他神秘力量


图二:异化的宗教秩序——神灵在人之上

物质:宇宙、山脉、河流、金钱、美色、皇权、其他非神秘力量
人世:人 世界
精神:灵魂、鬼神、理念、理想、教条、学说、其他神秘力量


神世: 上帝、真主、仙真、天堂、神灵、地狱、鬼魅

异化的宗教秩序遭到了人们的普遍反对,但却为教士积聚钱财、谋取权力,凌驾于普通人之上打开方便之门。受既得利益滋润的教士们开始违背其创始人的初衷,以暴力维护这种非理想的秩序安排。这一方面,以神灵崇拜为起始的基督教最厉害,“镇压异端和宗教裁判所是中世纪基督教黑暗统治的重要标志之一。” 宗教裁判所存在500多年,光西班牙宗教裁制所在1483~1820判罚的异端分子就有38万多人,其中处火刑的10万多人。相比之下,不以神灵崇拜为起点的道教和佛教没有广泛的压制异端现象,但是,神灵异化造成的封建迷信对社会的阻碍作用也不可小视。
自然科学的兴起,尤其是“日心说”、“生物进化论”的出现,使异化的宗教秩序遭到致命打击,并由此产生了以自然科学为基础的现代哲学与社会科学。他们虽然分为唯物、唯心两派,但分析世界的起点与方法都与自然科学相同,考察的范围也不是“人世”而是“世界”。进入十九、二十世纪以后,哲学、社会科学出现了与“人世”错位的现象,他们构建了另外一种非人文主义秩序,兹图示如下:

图三:唯物主义秩序——客观规律在人之上

物质:宇宙、山脉、河流、金钱、美色、皇权、其他非神秘力量
人世:人 世 界
(客观规律)
精神:灵魂、鬼神、理念、理想、教条、学说、其他神秘力量


图四:唯心主义秩序——精神规律在人之上

物质:宇宙、山脉、河流、金钱、美色、皇权、其他非神秘力量
人世:人 世 界
(精神规律)
精神:思维、理念、理想、教条、学说、其他神秘力量

从上图可以看出,尽管由于认识起点的不同,唯物唯心两派存在着一些争议,但这些争议都只存在于认识领域之中。在实践环节,唯物唯心其实是没差别的,他们都使得人文主义的箭头倒转,“世界在人之上”成为现代哲学隐含的共同教条,任何一个当权者都可以根据现代哲学的理论,以规律代言者的身份出现,凌驾在普通人之上。
三、 21世纪人文社会科学的勃兴与二十世纪现代(物文主义)哲学的终结
现代哲学隐含的“世界在人之上”的共同教条,再次给人文社会造成极大灾难。许多发达国家在自由主义传统的保护下(德国、日本、意大利除外),率先发现了带“唯”字的现代哲学的不足,将它们斥之为形而上学与教条主义,转向实用主义与实证主义哲学,人类社会的人文主义理想在这些国家得以自保。在不发达国家,唯物主义与辩证法迎合统治者运用暴力统治他人、清洗异己与不同观点的权力欲,与国家政权相结合,广泛运用“客观规律在人之上,人应该服从、顺应客观规律”的现代哲学教条,使世界与人、社会与人、国家与人、政权与人、官员与人的关系“箭头倒转”,进而完全破坏了人与人之间的自由、平等、竞争关系,再次给人文社会造成了极大的灾难。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斯大林主义、军国主义、人民公社、计划经济、文化大革命,形形色色的唯物主义与唯心主义尽管不断变化,但只要本质上是违背“以人为第一价值取向”的人世理念的非人文主义,都会成为一种人世浩劫。
21世纪是人文主义勃兴和物文主义失去保护伞、全面溃退的世纪。实际上,无论是神权宗教还是现代哲学,都是一种与人世异化的理论。人既不是他们研究的起点,也不是研究的终点,更不是整个研究的目的;恰恰相反,这种理论只是把人看成实现某种目标的中间环节与工具。这决定了他们只会给人世带来灾难,最终必然被人们所唾弃。
历史经验证明:只有人文主义的东西才是被人们喜闻乐见,与人世法律共生共荣的东西。或许,人文社会科学的勃兴最终会实现宗教创始人梦想的人世秩序,形成如下与现代政治文明相适应的新的宗教人文秩序:

图五:与现代法治文明相适应的新世界秩序——人、自由、人权至高无上

物质
人世:人 世界
精神

人权、自由权 法治 政权 保护

排除

显然,建立以上秩序的关键是:以人权、自由、法治组建政权,以法治、政权为保护,将人文主义理念与自由社会的崇高理想贯彻到各种物质、精神现象当中;同时,依靠法治、政权的强制力,有效排除各种非人文主义的邪恶宗教、邪恶政权、邪恶哲学以及其他邪恶社会科学理论、邪恶自然科学理论对人文主义与自由主义的侵犯。这种以人权、自由权为核心的法治机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奠基,《世界人权宣言》与《联合国宪章》为政权的合法性、政权的价值取向规定了明确的目标。遗憾的是,一部分签字国的当权者并没有切实履行他们的承诺,给这些国家的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9.11事件以后,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出于自身安全的考虑,打破70多年来一直奉行的一个国家政权不能改造另一个国家政权的教条,开始从外部改造邪恶政权,打掉邪恶领导人的国家主权、政权保护伞,终于让邪恶无处藏身。这种颇招争议的正义行动受到人民欢迎的程度却大大超出了任何一个人的想象,出现了伊拉克军队完全不抵抗,人民不逃离,巴格达市民鲜花欢迎联军,二十天不到邪恶领导人全部消失的新气象。
可以推断,整个21世纪将是人文主义继续勃兴,物文主义和其他非人文主义彻底终结的世纪。黑夜即将过去,黎明的曙光已经冉冉升起,朋友们,让我们齐声欢唱:自由、人权万岁!!


(李纪兵 法学硕士 中南大学法学院讲师 410083 E-mail: jbhn@sohu.com;电话: 010-62516164 ;13520451101;更多信息:请先登陆http://www.wokankan.com,再登陆 http://earthking.wokankan.com 及相关链接。)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