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511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1月20日星期一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学生>>少墨
刘作翔:记录下思想的碎片——《法理学视野中司法问题》自序[转帖]
更新时间:2003-6-21 8:29:01  来源:  作者:刘作翔  阅读142
    刘作翔:记录下思想的碎片——《法理学视野中司法问题》自序[转帖]
读书、思考、写作,三位一体,对读书人(或扩而大之的学术人)来讲是一种较为理想的生活方式。但这样一种较为理想的生活方式对生活在现代的读书人来说好像是一种久远的记忆。在现代社会,生活的节奏在不断加快,生活的进程经常被打断,我们几乎很难按照一种即定的生活模式和安排去生活。“计划赶不上变化”,这句在经济生活领域中的常用语,几乎已经成为整个社会生活的写照。宁静离我们越来越远,代替它的是越来越多的喧嚣。就在本作者写这篇序言时,美英联军对伊拉克发动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十多天。战争的炮火打破了我们这个本来就不太宁静的世界,带来的是更大的刺耳的喧嚣,全世界的目光都投向了伊拉克战场。战争带来的是硝烟、废墟、残垣、断壁、血腥、恐惧、伤痛、死亡、毁灭,以及久久不能愈合的心灵的创伤。正像我刚刚看到的《中华读书报》记者康慨所写到的:“伊拉克战争不可避免地爆发,不可避免地占据人们的几乎全部视野。安静地读书和写作成为最奢侈甚至不可能的事情。很难有善良的人不为战争分心,不去思考,痛苦,以至亲身去抗议和控诉。”他是在介绍世界上一些著名的作家(包括几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和普利策奖得主)对伊拉克战争的看法时发出这一番感慨的。看来,有这种感觉的人不止我一人。

世界变得越来越喧嚣了。这种喧嚣刺激着我们的神经,侵占着我们的时间。更为可怕的是,它可能使我们的敏感度降低,使我们的神经变得脆弱和麻木,使我们对世界、对生活、对未来缺乏预期。生活永远处在变化之中。不变是相对的、暂时的,变是绝对的、永恒的。这是我们从辩证唯物主义哲学的教育中所学到的并信奉的生活哲学法则。但目前这种剧烈的、急速的变化似乎并不是我们所想看到的和所期望的。从人性的角度,我们期望过一种相对稳定的、有秩序的、可以对未来有预期的生活。即使变化,也要建立在这种相对稳定的、有秩序的、可以预期的基础之上。过于剧烈的、急速的变化对人们的心灵是一种纷扰,对人们的生命是一种耗费,对社会乃至世界的生活秩序是一种破坏。这种来自外部世界的喧嚣打破了我们内心的平静,而任何外界的喧嚣都无过于我们内心平静的被破坏。一种宁静而平和的生活状态是我所向往的和所追求的。

这样一幅生活画面和这样一种生活状态,对读书人来讲,是传统的生活方式的不再。系统的读书计划经常被打断,系统的思考问题被打断,作为记录下思考的专注的写作也被打断,代替它们的只能是断断续续地读书,断断续续地思考,断断续续地写作。展现出的可能只是一些思想的碎片。

这虽然是读书人的无奈,但我们且不可低估了这样一些思想的碎片的价值。这样一些思想的碎片并非是没有价值的。伟大的思想可能就产生于、孕育于这些思想的碎片之中。滴水穿石。集腋成裘。伟大思想家的伟大思想既不是天生的,也不是一夜之间形成的,他们都有一个非常痛苦的求索、思索和积累的漫长过程。并且,这些碎片在阳光的照耀下可能还会散发出金色的耀眼般的光芒。因此,我一直顽固地认为,所谓“天才”在思想家的领域中可能是一种人造的神话。因此,记录下这些思想的碎片,对读书人来讲是记录下他的生命过程,是他作为一个读书人的生命价值和存在价值的体现。

不管这个世界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不管这个世界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只要地球和人类不毁灭,“生活还要继续”,思考也会继续下去。这是我当年在阅读一篇英文课文时所看到的。我视它为一句经典名言,一直记在心里。虽然它透着一种悲凉和无奈,但它却是一个朴素的、现实的、客观的、颠扑不破的生活哲理。它是一种困顿中的激奋,消沉中的警醒,挫折中的激励。它鼓励着我们一直向前走,直到生命的最后。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东西可以替代,唯有生命、情感和思想是不可替代的。对于个体而言,生命会消逝,与生命相依附的情感也会随生命的离去而消逝,但思想不会消逝。思想一旦产生,它就会与生命相脱离而独立存在,犹如新生儿脱离母体而独立存在一样。

因此,一切都可能消逝,只有思想长存。

《法理学视野中的司法问题》

刘作翔 著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3年8月出版

【转载自中国法学网】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