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61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1月23日星期四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其他法律人>>春江
送 饭(灰色的童年之二)
更新时间:2003-2-26 15:30:24  来源:历史记录  作者:春江  阅读189
    送 饭(灰色的童年之二)
春 江
父亲不知什么原因被“群专部”抓走了,所谓“群专部”就是“无产阶级群众专政指挥部”的简称,在“群专部”工作人员称“群专队员”。那时已没有什么公检法机关了,父亲被抓走当天,居委员主任通知我妈,要求我家负责给我父亲送饭,说“群专部”不管饭,吃饭问题自理,并由家属一日三次餐向“群专部”送。我清楚记得,那是1970年1月份。当晚我妈、我姐和我一起提着饭盒给父亲送的饭。
从那以后,给父亲送饭的任务就落到我一个人身上,当时我才6岁,姐姐14岁了,姐姐年龄大点,怕丢人呢!所以她愿意送饭,由我送饭。“群专部”离我家有五、六里路,要过三道街、两条弄堂。那时不是现在,时兴株连政策,“一人有‘罪’全家该斩”,妈妈也不知被居委会组织的批斗会给批斗多少次了,而且她在单位还要接受批判,写反省材料。那时我不敢出门,一出门不是被同龄小孩们打,就会遭他们骂。但给父亲送饭的任务一顿也不能耽误,白天当我提着饭盒走在路上时,一群群小孩向我扔石块,并骂我是“反革命仔子”、“小反革命”等等。可我只能当作没听见,有时他们就唤狗咬我,我也只好逃走,有时逃不脱就被狗咬上了,我现在的脚后跟还留下被狗咬的伤痕呢!晚上送饭回来,大多是夜幕降临,弄道里的狗在叫唤,我心中好怕!就这样送了三个多月,有一天晚上,我完送饭回来的路上,有几个小孩看到我,大声说:“你们看,哪个‘小反革命’给他爸送饭的,让狗咬他”,然后几个小孩一齐唤狗咬我,嘴喊“大黄、大黄、啃吃、啃吃”!我见一条大黄狗向我奔来,我吓得直往后退,一下退到河沟里。河沟里水很多,哪是采矿加工厂刚放的,我掉进沟里,发觉两眼看的东西是白色的(白矿石水),想大声呼救,但一张嘴,就被水掩住,喝几口,心想“这回完了”!可我命大,后来被路过两个解放军战士救了上来。
回到家,妈妈看到我浑身都是泥和水,吃惊地问我怎回事?我没有实话实说,我说我到沟边玩,不小心掉下去的。妈很是生气,拿走树棍就打我,说:“你真不省心,你爸被关进‘群专部’,还不知何时才能出来,你道好,还这样贪玩”。当时我真想把实情说出,但终究也没有说。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