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965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1月19日星期日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学生>>zhfuju
人与事:在北大法律系的日子
更新时间:2003-2-20 20:36:18  来源:法律思想网  作者:强世功  阅读1134
    
人与事:在北大法律系的日子

  强世功

  一个人从来不要雄心勃勃,因为许多事情不是由你的想象所决定的。我当年那些一心要做诗人、作家和评论家的高中同学,现在都不知在什么地方;从来没有做北大梦的我,最后却迫不得已不来了北大,其中的故事我就不说了。

  我们法学班有60多个同学,大多数是工作以后考上的,有许多是法院系统来培训的法官。也许是由于每个人都承载了太多的经验、手段和技术,所以有的时候真象霍布斯笔下人对人是狼的自然状态,比自然状态文明一点的是大家在表面上吃吃喝喝、称兄道弟。

  第一学年一结束,班上评出了奖学金的名单,刚刚送到系里,一封匿名的告状信就已经从校党委办公室转到系里。为此,系党委召集党支部开了几次会,在会上彼此针锋相对地吵了起来,差点连会都开不下去。这件事成了班级政治斗争的导火索,个人的政治争夺逐步公开化。为了将党支部书记搞下台,一些人就开始秘密串联,并且专门召开会议商讨对策,谁先发言,谁来支持,如何投票等待早已安排好了。

  于是,公开的换届选举不过成了密度体面的表演而已。争夺完支部书记,再来争夺班长,不过全班60多人无法象党支部20多人那么好控制,可能出于对赤裸裸的争夺的反感,大家选举了一个麻利豪爽的山东女生作班长。这大概就是普遍的直接的民主好处。不过,更恶心的还在最后,一个女同学毕业分配到最高人民法院,但是,一封匿名信也到了最高法院的政治部,说这名同学生活作风有问题,政治部为此专门到法律系来调查。

  这就是北大93研法学班的公共生活,常常是经济法班的嘲笑对象,经济法班的奖学金没有人申请,大家忙着办公司、做律师,相互团结还来不及呢。不过,法学班的许多同学毕业后要么回法院,要么进机关,班级公共政治不过是他们熟悉、学习、训练和培养政治技巧的场所。所以,当人们说起北大的学生会、研究生会和团委内部的黑暗的时候,我就想起唐三藏的名言:“外面不过是一个更大的监狱。”可笑的,98年校庆同学聚会的时候,大家又忙着留电话、合影、吃饭,说些彼此帮助、相互提携的话,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班级公共政治只是日常生活的一小部分,也许仅仅对少数的几个人有意义。大多数人不是过自己的日子。没有对象的也似乎没有本科生那股谈恋爱的热情,没钱的也似乎安贫乐道,彼此其实很少交往。我自己研究生三年中交往最多的不过是“睡在我上铺的兄弟”赵晓力,隔壁少年才子郑戈和头发总是梳得整整齐齐的诗人李扬。

  当时赵晓力对新制度经济学的迷恋如同大法弟子对flg的热诚。盛夏的晚上,看书归来,大裤衩一换,赤脚站在水泥地上,一手抽着烟,一手摸着肚皮,就开始讲起来“夜审科斯”的故事。有一天,赵晓力看到一本《耶鲁法学期刊》,发现那些他所崇拜的法律经济学家集中在耶鲁,就激动地在墙上写下“到耶鲁去”几个大字,但也许仅仅早起两天背托福单词,此后一如既往睡到早上10多起床。

  那时,郑戈是一个听到黄色故事就脸红的小男孩,情窦初开就暗暗喜欢上经济法班一位大家公认的最漂亮的小女孩,但也不过是上课时多看两眼。后来花了三天写了一封诗意盎然的情书,在书里夹了一周才鼓起勇气贴八分钱的邮票通过北大邮局寄到北大45楼。后来的结果是郑戈喝了半斤白酒做了一个了结。不过,郑戈和冷静的恋爱就更浪漫了,无论在什么场合,郑戈问题牵着冷静的手,我们戏称是小孩玩家家,这成了我们朋友中间一道亮丽的风景。至于诗人李扬,我从来没有读过他的诗,反而倒见了他写的知识产权的论文,我只是在一位喝两瓶啤酒脸色都不变的湖南女同学那里,见到他送的一本书,书的扉页上有他写的一首长诗,内容我已经忘了,只记得诗歌的缘起是和这位女同学喝酒。李扬后来由于受自称“革命党人”的老宋的牵连没能读博士,四年之后才如愿以偿。

  我们在北大里生活,呼吸着北大的自由的空气。但是,我们似乎从来没有认同自己就是北大人。现在大家关注的“挑战杯”与我们似乎没有任何关系,学校和系里的任何活动都似乎与我们无关。年终未名湖上敲钟的时候,我们在宿舍打拖拉机,江总书记来北大时候我们在床上睡觉,仿佛北大属于本科生的游戏,我们不过是一个匆匆的过客而已。时间长了总算对北大的未名湖有了点感情,但是,偶然去了武大,才知道未名湖不过是一个小池溏。面对武大校园中茂密的树林,我们开玩笑说,本科读在南大,硕士读在武大,博士读在北大。因为南京大学适合少年伤感忧郁的情怀,武汉大学树大山高,适合谈情说爱,谈恋爱没有北大未名湖边彼此的尴尬,博士应该好好读书做学问,北大的图书馆的确是最好的了。

  这时候,我们已经在法学院读博士了。也是这个时候,我们才对北大日渐情深。听周其仁、戴锦华的课,参加“法律文化研究中心”的活动,和其他系的朋友在一起读福柯,乐此不疲地格式化安装软件拨号上网参加BBS讨论。然后就是自由地写博士论文。也是在毕业最后酷热的日子里,我经常到48楼一层法学院小师妹的宿舍里中午一起吃饭看VCD,她们大多是学习刻苦、成绩优秀的保送生。从她们那里,我了解了北大本科生的生活。所以,我给99级本科生做了班主任后,就告诉大家:无论多忙、无论多累、无论多少心痛、多少眼泪,本科一定要谈恋爱。青春美好,架不住未来一声叹息。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