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1706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1月22日星期三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其他法律人>>春江
父亲的鞭子(灰色的童年之一)
更新时间:2003-2-14 17:50:55  来源:自己写童年历史  作者:春江  阅读215
    父亲的鞭子(灰色的童年之一)
(春江)
父亲生在旧社会,从小吃很多苦,祖父年轻时下江南谋生,一去未归,家庭生活极度困难,于是祖母便将十三岁的父亲雇给地主家当小长工,地主看他年龄小,不能干重活,就分配他放群猪,一不如意,就遭受皮鞭抽打,受尽百般折磨。
父亲十六岁那年,解放军北撤,大军路过宿营,父亲便去摸一个战士的枪,一个军官问他,愿意当兵吗?他说愿意,说“当兵有饭吃,能吃饱肚子”。参军后几经转战,后来部队打到上海,五零年从上海入朝参战。五三年转业到地方在某公司任职,母亲也是企业员工。我出生在六二年,按说也算生活在小康之家。但我所吃到的苦不比父亲少,被父亲的鞭子抽打伤痕至今还留在我身上。
父亲从小放猪,或许对猪具有十分的感情,所以在我七岁那年,他从集市上买来一头怀孕的母猪,几个月后这个母猪生下十头小猪仔。父亲视猪仔比亲生儿还亲,放猪的任务就落到我的身上。时当我家住城郊区,于是我是早上赶猪出去,晚上赶猪回来,稍不如意,父亲就夺下我手中放猪鞭子,雨点般向我身上抽打,一鞭下去,一道血痕。
这年夏天,记得是星期天,大约七点多钟,天大亮了,那天父母亲都在家休息,因为猪被放习惯了,条件反射,天一亮就叫喊,意思要放它们出去,父亲见母猪和它的孩子在叫喊,就将猪圈门打开,母猪带领十头小猪,一齐向外跑去。这时父亲叫醒我,说:“还赶快去放猪,猪都叫喊了,你还在睡觉”,我于是起来,拿起放猪鞭,跑到猪圈一看,圈门被打开,于是我就按平时路线找猪,可怎么也未找着,我回来向父亲报告说,猪找不着了,猪圈门不知怎开的。父亲听后,脸色难看,自己出去找猪,后来在一片山芋地找到了,母猪正带领十头小猪吃人家山芋呢。此时山芋的主人也到,要父亲赔偿还损失,父亲答应按市价赔偿(后来听说赔偿人家三元钱),人家才答应他把猪赶回。父亲在赶猪的回来路上,夺过我的鞭子,一边走一边抽打我,疼得我叫苦连天。
父亲把猪头关进圈里,向我跑来,我一见不妙,拨腿就跑,哪里跑得过他,他抓住我,把我放在他腿上,脱下我的裤衩,脱下自己黑塑料凉鞋,雨点般地打在我的腚上,一开始我还感觉疼,后来感到看什么东西都是红色的,再后来看什么东西都是黑色的,再后来什么也不知道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睡在医院的病床上,打着吊针,母在我身边,看到她两眼哭得通红,看到我醒来,她说:“孩!你可醒了,吓死妈了,明天赶快把猪都给卖了,到底是猪值钱,还是人值钱?”
后来我才知道,父亲打我时,把我打休克了,被过路行人拉开,不然,死路一条。他的一个战友叫刘顺年说:“你怎这样打小孩”,父亲回答:“孩子多(共五个),打死两个也好”!
从那以后,我一听猪叫声,就会休克,看到猪肉就恶心。我生在新社会,父亲生在旧社会,地主鞭没有抽打我,但肯定地说,我身上挨打的鞭子,不比父亲身上少。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