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473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0月18日星期三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检察官>>陈灼华
沈浪的病情
更新时间:2002-12-22 23:45:52  来源:【灼灼华法网】  作者:陈灼华  阅读422
    
【2002年12月21日,Paper、海棠、小白及陈灼华四人探望了沈浪,沈浪请求将他的谢意带回给每个关心他的人,对关心他的人说声:谢谢;以下记录仅凭本人有限的记忆力复述出来,并不完全代表沈浪的原话或原意,不正确或者遗漏的地方,请Paper、海棠和小白进行补正,谢谢——陈灼华】
沈浪因病情需要总得架着一幅深褐色的眼镜。
沈浪招呼我们坐下来后,始终以一种平淡、不缓不急的语气跟我们说话,包括向我们述说病情的时候也是这样:
“三个月前的中秋节那天,我陪我妈到我弟家去玩,回来时下得大街,那街道行人也不少,我走了不久,迎面走来两个民工模样的年青人,忽然就将一种液体射向我的右眼,我下意识地要去追赶抓获他们,转而一想,如果射的是硫酸那我的眼睛就完了,所以我停止了追赶,到旁边的一间修理铺用水冲洗了眼睛,然后折回去找弟弟,但电梯老等不来,后来我弟弟终于从楼上下来,赶紧就送我去了某医院,医生作了外部处理,但我感觉效果并不理想,便转到中山大学眼科医院,眼科医院的医生一看不对劲,就给我做了手术。原来进入我眼中的并不是硫酸,而是一种碱性液体。硫酸与碱性物质的伤害是不同的,硫酸只会伤到眼球的外部,而这种碱性液体却渗透到眼球里面去,直接地腐蚀眼球。”
“腐蚀眼球就会出现角膜腐烂,然后眼球里面的物质亦会随之流溢出来的情况,等于说,眼球作废了。为了中和这种碱性的伤害,医生除了给我口服药物外,还给我注射酸性的‘维C’等药物,在手臂上打(针),也在眼眶或者是眼球上面打(针),有时还抽出我的血液往眼部的某个具体部位注射,有次不知怎么搞的,竟将我的血液淌了我一脸……现在两个月的危险期终于过完,腐蚀问题不存在,眼球算是初步保住了。”
“发生这个事,我妈最伤心,因为几个月前我爸也是在手术间被推来推去的(做手术),最后辞世,现在却是我被推进手术间,我妈哭得很伤心……”
“现在想想,做手术那里也是很有趣的,医生问我能不能忍痛,要不要‘局麻’?我问他会不会很痛?医生说有点痛但也不太痛,事实上也不太痛,但是那种刀针在眼前晃动的感觉很难受——做手术前还将我的双手绑起来,再用布将我的头部和上身全部裹起来,连呼吸都要进行特殊处理,怕呼出的气有细菌,裹得我呼吸都很困难,出得手术室时我已汗湿全身了——医生用工具将我的眼帘张得大大的,并要我配合他,按他的指令自己将头转向左边、转向右边等等,然后由他在我的眼球上挥动着各种各样的医疗工具,到后来,我对医生说,‘我转不动了,累得麻木了,你先说好动作,我尽量配合你吧’,哈哈。起初,我是在外科接受治疗的,但感觉情况不理想,我就自己转到角膜科来,由一名教授主治,那教授对我不错,只是他也不肯告诉我会有什么结果出现,哈哈。”
“我当初还以为过了国庆节便可以出院工作了,医生说,你眼睛都快没了,还工什么作?!医生告诉我要度过两个月的危险期才能再作打算。两个月过去,眼里的碱性也中和了。前不久我刚做完一个辅助性的‘羊膜覆盖手术’,医生在我的右眼球上面缝了十针,将一层‘羊膜’缝了上去,这个‘羊膜’似乎是妇女生小孩那个‘羊膜’吧?好让眼球不暴露在空气中受感染。【以下记录参自海棠的《慰问沈浪记行》】‘羊膜’手术,目的是辅助眼膜上皮能顺着羊膜重新长出来。因此,其病情发展有三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眼膜上皮能顺利长好,如此,则其右眼无需再做手术,视力也希望能恢复至0.1,这是最好的结果;第二种可能,是上皮无法长好,如此,则需要进行眼角膜移殖手术。由于化学伤进行眼角膜移殖手术特别容易引发体外排斥,此种角膜手术有可能要重复多次,有一个病友3年内便做了6次眼角膜移殖手术,每次眼睛一红便是感染,必须重新换眼角膜,无论他到多远的地方都得飞回中山大学眼科医院来做手术,换眼角膜真是个定时炸弹,如果我将来真的换了(角膜),那我什么(律师)工作都不会做得好,我是很希望不用这样(换眼角膜)的;第三种可能,是眼膜上皮只长了一部分而无法长全,如此,则需医生视情形决定采取何种措施。目前,由于眼膜上皮的生长需要一段时间,而其生长情况肉眼也无法观察到,因此难以断定其结果将是如何。现在我的视力比隔着毛玻璃看东西的效果更差,只能看到眼前有东西动,但不会看清那就是手指头,也不能看清是多少根的手指头。”
“在危险期内,我每天得滴十三种眼药水,滴的次数达40次之多,为了避免混淆,我对每种药滴的时间都进行了详细记录,这里便是我自作的记录表(沈浪拿出了十多张A4纸,上面除了写着十多种眼药水的名字外,还密密麻麻地记录了滴眼药水的时间,具体到每一分钟!)我很配合治疗,医生还笑我为‘模范病人’,哈哈。现在情况好点,每天要滴的眼药水已从13种下降到3种,滴的次数已从40多次下降到12次,去医院的频率也由每天一次到现在的一周一次了。”
“现在有个事就是,我的左眼也受影响了,因为两眼的活动方向都是同一的,如果我的左眼活动那势必牵动了右眼,右眼一动就会痛,所以我现在只能尽量不让左眼活动,而让头部转动,以迁就视线的角度,如我要看上面,就得尽量地抬高头,而不是平常的眼珠向上望。”
“以前每分钟都想着滴眼药水,感觉过得很充实,现在情况稳定后,用药量减少,反而觉得过得不舒服,哈哈。以前我很瘦的,现因这事我看不了书、上不了网、什么都做不了,反而长胖了……”
“有时想想也好,现在终于有时间好好思考一下自己了,哈哈。”
沈浪让我们看过他的右眼,但他那扇曾经是1.5视力的心灵窗户原有的光芒我们一点也没有看到,见到的只是眼球上面覆盖着的一层浅乳白层的薄膜。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