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862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1月19日星期日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教师>>天山玉狐
与法院第一次亲密接触(纪实2)
更新时间:2002-11-6 14:09:19  来源:  作者:天山玉狐  阅读341
    与法院第一次亲密接触(纪实2)

立案篇1

应该说,早在找县卫生局解决之前,我就已经想到了可能最终会上法院(一种对医疗纠纷的成见?对卫生部门的不信任?),所以必要的证据我们早就收集了。各级医疗机构的病历、尸检证明等,因为卫生局调查时已收集到局中,我们比较轻松的得到了复印件,这一次卫生局看来学习了新条例,没有为难。

还在卫生局处理期间,我就去县法院立案庭假装咨询了一次,那里的法官说,没有经过医疗事故鉴定、卫生局处理的他们是不受理的,我说是,就走了。因为我知道,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实践中法院是一直混乱的,虽然在专家和常人看来都不是问题。

卫生局和医方的态度让表哥没有退路,尽管我知道诉讼发动后的种种风险,但我们还是------上--法--院--了。

诉讼资料早准备齐了,我还特别准备了几份高院关于医疗纠纷的回复,以便出现上一次情况时用得上。下午3点,我和表哥走进了立案庭,我有少许的紧张。不是我没有进过法院,没有和法官打过交道,每年我都要带学生去法院旁听(法律课程实习内容之一),当然不少法官都是朋友,但此时,我和所有当事人一样,有着一种命运被别人掌握的心情。

室内只有一个女法官,态度用服务业的标准衡量算差,不过用机关标准衡量就算不错了。她看了我们递过的起诉状,果然问“做过医疗事故鉴定吗?”,我含糊的回答“有省医学院法医教研室的鉴定”(我是准备蒙过去的,懒得争),她要了那份鉴定看了看说“要县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的”,我说“这就是县卫生局医疗事故鉴定委员会委托省医学院法医教研室做的”(这是事实,只不过是病理鉴定,不是事故鉴定)。女法官不问了,反复看了几遍诉状,我自信写个诉状的水平还是有的,看来她还真没找出啥毛病。接下来,问一些证明材料,我一一拿出,女法官就开始给我们算诉讼费了。“要两千多点”她说,我吃了一惊,到不是怕多,而是我先算过,按我们十三万的赔偿额应该是四千多啊,莫非法院的收费改了?不过懒管了,少收对我们是好事啊,而且关键是她给我们立案,我就说“好的,两千多我们交”。这时,女法官突然说“还差一份关系证明”,的确,原告和死者的关系是应该有一份证明,我真是疏忽,想得太多,到把这基本的东西忘了(理论与实践的脱节由此可见一斑)。其实这证明是可以后补的,但我想到其它的都顺利通过了,立案应该没问题,加上表哥还要去取钱,干脆明天带齐东西再来办。于是我对女法官说“那么我们明天上午带齐证明来立案,不再要其它什么了吧?”,女法官说“是的”。我和表哥走出法院来,我说这费用怎么这么少,表哥说想不到这么顺利(我早就给他灌输了医疗纠纷立案难的信息),脸上露出难得的一丝笑容。

想不到一夜过后,风云突变!

(待续)

王俊青
w_jq@hotmail.com
希望能得到帮助,请关注!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