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435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0月18日星期三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法官>>一二
肩头(谨以此文感谢泉州会议期间对我多有照顾的朋友们)
更新时间:2002-10-9 0:27:43  来源:  作者:一二  阅读248
    
肩 头

如果不是《方圆》杂志社这次泉州会议,如果不是我这条一瘸一拐的腿,可能我不会如此认真地去寻思每个人都有的一副平平常常的肩头。
在去泉州开会之前的一次早锻炼中,我的膝盖关节部位一点招呼没打就突然疼痛起来,以致这次去泉州给网友们的第一印象便成了“残疾人”,这让我多少有点难堪。但坏事往往也会有让人讨巧的一面,善良的人们对“残疾人”总是会给予特别的关照。于是我走那儿都有人给我让坐,上下楼梯也总有从旁侧伸来的一援手,就连行李也常由与我同去的河水老兄代劳了(他可是我的领导耶)。
不过,最让我感到歉疚的,还是那些从妈祖到鼓浪屿,不断地、接力的支撑着我前行的一个又一个平平常常的肩头!沙阳、三石头、王琳、汤路明、冷眼、累......还有不上网的山东汉子国承照。我真得记不清一路上拄过多少朋友的肩头。
在鼓浪屿,我的腿疼几乎让我动了放弃游览的念头,但眼前的胜境,十年前留下的遗憾(那次服从同行意愿登上了停在港口的豪华游船参观,放弃了近在眼前的鼓浪屿),使我不忍再失去一次难得的机会,于是我咬咬牙,跟上了朋友们。
其实,若是把鼓浪屿本身视为一处风景,那倒不如远远地观赏她,或许在海雾之中时隐时现的迷幻,会使你在遐思奇想当中更觉得滋味悠长。
上岛后,从码头到日光岩游览区的入口处要经过好几个街区。在用各色地砖铺就的狭长街面的两侧,你不时能捕捉到一些具有欧陆情调的新旧建筑。我几乎是不加选择地用数码相机把自己感到稀奇的景致一古脑地都了进去。与鼓浪屿第一次亲密接触的兴奋此时减轻了我腿上的疼痛。直到开始攀登日光岩的时候,疼痛才把我从眼前的迷情中又拉回到现实的残酷中来。
在我泄气的时候,在我沮丧的时候,在我就要打退堂鼓的时候,朋友们纷纷伸出手来,有的从前面拉我一把,有的从后面助我一臂。最让我感动的是沙阳这位来自广西边陲的个头不高的小兄弟,我的一举一动几乎一直都在他的密切关注之下,我的疼痛只要在脸上一有反映,他就会立刻来到我身边,把他那并不宽厚的肩头给我,每每我表示过意不去,他总是憨憨地笑着重复一句话:“没关系的啦。”为了让我放心地拄着他肩头,他还故作气壮地拍着胸脯说:“我平时踢足球,身体很棒的。”看着他那被我的手抓捂得汗湿的肩头,本想说一个“谢”字,不知为什么又忽然感到是那么的多余。
是的,这样的情谊,如何是一个“谢”字能消费得起的。当我登临极顶,一览环岛万千气象之时,心中的感动却来自那些总在眼前晃动的肩头。那些平平常常的肩头,此时才是我心中最美的一道风景啊!
其实,人的一生中,有许多时候都离不开外力的支撑。小时候,感觉最有力的是父亲的肩头;长大后,则感到最有力的是朋友的肩头。有了朋友,哪有爬不起来的跟头;有了朋友,哪有走不远的路程;有了朋友,哪有忍受不了的疼痛;有了朋友,哪有攀登不到的顶峰!
朋友们,我用心珍藏了你们的肩头,因为我得记住那些个我需要帮助便得到了帮助的时时刻刻。


*2002年10月8日于家中*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