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712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0月19日星期四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记者>>aaa7
法槌之疑:法槌带来了什么
更新时间:2002-8-7 18:09:44  来源:  作者:aaa7  阅读279
    一疑:法官敢不敢“锤”检察官?
一位律师在谈及法槌时,心中最大的疑虑,就是担心法官手中的法槌成了对付律师的工具,但对检察官却会手下留情。
众所周知,检察院代表国家行使监督权,其中也包括对法院审判的监督。因而,法庭上的检察官其实扮演着双重角色:既是公诉人,又是监督法院审判工作的监督者。
在刑事辩护过程中,由于没有国家权力作支撑,辩护人本来就处于弱者地位,取证、会见等都受到法律限制,在法庭上,面对穿着几乎同样款式制服的法官和检察官,律师心中难免惴惴。个别检察官,甚至在辩论到白热化时,对律师说出“回家学好法律再来”之类与法律和业务无关话语。
“在这样的情景下,法官肯定只会对我们敲法槌,不会敲法槌给检察官听。”一位律师无奈地预测未来。

二疑:“一槌”如何“定音”?
法槌的一大寓意就是“一槌定音”,但是由于我国的法律体系借鉴自原苏联,“申诉”程序是一大特色。这项制度是一个纠错机制,本意是防范司法失误,但是,时代发展到今天,“申诉”程序的弱点也暴露出来了。主要问题是申诉没有限制,导致一些案件久拖不决,“一槌”无法“定音”,或者使案件执行遇到阻碍,有限的司法资源被白白浪费掉。
实践中,不少当事人放弃上诉,而待判决、裁定或调解协议生效后申诉,申请再审,既可以省钱,又可拖延时间。有些当事人利用2年的再审期限,一边连篇累牍地向人大或上级法院写信,其中还常常夹杂一些危言耸听的语气,以引起人大或上级法院的重视,来达到其抗拒执行生效判决的目的。不少基层法院常常也受到人大部门的“过问”或收到上级法院“因当事人申请再审,暂缓执行”的通知。可见,现行申诉机制存在弊端。
今年人大会议期间,市中院院长姜学鹏在作法院工作报告时提出了8大改革方案,其中之一就是“变无限申诉为有限申诉”。
市中院主管立案工作的副院长周爱国告诉记者,今年的全院机构改革中,将申诉复查工作从审监庭调整到立案庭。在坚持实事求是,不偏不倚的原则基础上,法院特别注重建立民、行案件申诉复查听证制度,基本上改变了原有仅听申诉方一面之词,或仅依据原审就案审查,或仅按照交办意见直接审查等做法,让申诉方和被申诉方有话在听证会上说,有理在听证会上辩,提高了申诉复查的准确率。例如,黄石港区法院硬性规定,凡审查申诉必须采取听证形式,凡决定再审的案件必须先行听证。仅今年上半年该院以听证形式审查申诉31件,其中决定再审7件,驳回申诉24件。从而维护了人民法院和判决的权威性,真正使法槌“一槌定音”。

三疑:中国法官会变成什么样?
2000年3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在九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着西服式法官制服做《人民法院工作报告》。这是新式法官制服第一次出现在公共场所。
2001年1月,最高人民法院、财政部等单位联合发文,全国法院开始准备统一换装。
2001年5月1日,全国各级人民法院统一着新式法官服装审理案件。
2001年9月14日,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院长陈国猛在主持审理一起受贿案时首次使用了法槌。
2001年12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通过《人民法院法槌使用规定(试行)》。
2002年1月24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通过《人民法院法官袍穿着规定》。
2002年6月1日,全国法院在审理案件中正式使用法槌。
2002年8月1日,黄石中院敲响法槌第一响。
列举这份时间表,是为了说明近年来发生在中国大陆法官外形上的变化。从这份时间表也可以看出,进入新世纪之后,司法改革的步伐明显加快,特别是在形式上的一系列改革措施,让人们不禁要问:随着这份时间表的延续和加长,将来的中国法官到底会是什么样子?
解放前,延安时期的著名法官马锡五,把法庭开到农民田间坑头,赤着脚给农民开庭审判,被人们称为马青天。那时的司法倾向于平民化。但是,时至今日,法治已经走上了国际化的轨道,平民化的审判方式已经不能够适应今天的形势,司法精英化的程度越来越高。因而,法袍、法槌应运而生,这在50年以前,是完全不可想象的。
丢掉代表武力的军警式制服、肩章、大盖帽,换上显示智慧和正义的黑色法袍,手拿象征法律秩序和尊严的小巧法槌,今天的法官已经走上了文明法治的道路。但是司法改革的步伐并没有,也不会停滞。
有学者提出,法官职业具有极端的特殊性,为了公正裁判,职业化的法官应该具有孤独感和神秘感,只有戴上假发套的法官才能扮演这样一个“半人半神”的角色。因而,中国的法官也应该戴上假发套,形象就类似欧美电视剧中法官。这项动议最后是否会被接受,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而另外一项改革方案已经被最高人民法院提上议事日程。最高人民法院公开征集法椅法桌和法庭布景的方案,可以预测的将来是,法庭内部的布置也将会进行统一规范。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