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270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2月18日星期一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记者>>aaa7
阳新也有个王林
更新时间:2002-6-23 21:30:27  来源:  作者:aaa7  阅读226
    与妇孺皆知的王林不同,阳新的“王林”依然在默默地做着他平凡的工作;但和王林一样,他乐于为贫弱者伸张正义,并利用自身的法律知识,免费为弱势群体代理案件。这位和王林一样富有正义感和同情心的律师,就是阳新县富川律师事务所的副主任律师王能才。
记者找到几位曾接受过他法律援助的当事人,他们向记者讲述了王能才维护弱者权益的许多感人故事。

为了正义他放弃了交费的委托人,却选择了交不起费的委托人

2001年6月25日,阳新县王英乡法隆村1组村民陈某,欢欢喜喜地去迎娶新娘。然而,接新娘的车子是一辆无牌证农用车,车主刘某违规驾驶,导致车辆越出路边,翻入坡长7米,坡高6米的坎下稻田,造成陈某当场死亡的重大交通事故。后经交警认定,刘某负此次事故的全部责任。
事故发生前,陈某与妻子阮某已经于4月29日领取了结婚证,并且阮某已有身孕。事故发生后,重情重义的阮某顶着各方压力,毅然来到亡夫家里,决心要为亡夫生下肚里的孩子。事遂人愿,当年11月21日,阮某在通山县黄沙铺镇卫生所生下了一男孩。
孩子出生了,但今后的成长、教育怎么办?阮某心想,自己毕竟还年轻,以后可能还要重新建立家庭。孩子的爷爷奶奶年岁已高,加上遭受独子遇害的沉重打击,一夜间苍老了许多。这孩子将来依靠谁呢?阮某开始有些后悔生下孩子,她担心将来会误了孩子一生的幸福,给孩子带来一生痛苦。可现在孩子既然出生了,那就必须为孩子将来的生活、教育着想。阮某决心为了未成年的儿子,通过法院要求刘某赔偿孩子的抚养和教育费用。
然而,打官司并不是那么简单,首先得需要钱,而钱又恰恰是阮某最犯难的事。她生活在一个交通闭塞,经济落后的贫困山村,陈家在当地本就困难,加上为了儿子结婚花了不少钱,借了不少债。儿子遇难后,经济状况更是雪上加霜,哪里拿得出钱来打官司?
阮某心想:只有一条路——那就是赊账打官司,等赢了官司再还钱。陈某从娘家借了点路费来到阳新县城,找法院找律师,说了自己的想法,可这些地方都得先交费再办事。阮某一下子陷入了茫然无助之中。所幸天无绝人之路,经人指点,她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找到富川律师事务所。王能才了解情况后当即表示:这官司我免费帮你打。阮某听说不收钱帮她打官司,顿时感激涕零,站起来就要给王能才下跪,被王能才及时扶住了。
其实,在阮某没有找上门之前,王能才已经受朋友之托,准备为刘某作代理律师的。当他看到阮某急切无助的样子,望着她那茫然忧伤的目光,王能才改变了主意,他决心放弃刘某的委托,而要帮眼前这位不幸而好强的女子打赢这场官司。
当即,王能才找来助手王国平,由王国平出面做阮某的代理律师,免费为阮某写好了诉状。2002年3月20日,阮某终于向法院提出了起诉。
法院受理该案后,王能才带着助手多次前往出事地点收集证据材料,查找有关法律条文和案例,集中精力处理这起案子。
经过近一个月的精心准备,王能才和王国平历尽艰辛找到了有力的证据。4月22日,法院开庭审理,在有力的证据面前,阮某打赢了这场官司。法院判决被告刘某赔付阮某儿子抚养费等23340元,目前此案正在执行当中。

打赢了官司,他只喝了委托人一碗白开水,自己却赔进了几百元费用

2001年5月14日,王能才曾接过一个“穷官司”,委托人是一个带着3个孩子的寡妇。王能才听完委托人的讲述,不但没有收取代理人一分律师费,还出钱让他们返回家乡。王能才接了这个案子后,次日一早,他就带着助手前往出事地点——阳新县王英乡横溪村调查取证。
委托人王云的丈夫周庆在本村人万某私人办的砖厂里打工。2001年4月12日上午11时,突然下起雨来,工头杨某安排周庆用尼龙纸去盖绕在竹竿上的电插板。因雨水已淋湿了电插板,发生漏电,导致周庆在盖尼龙纸时被电当场击倒,后被送往医院抢救。为了保住周庆的生命,不得不作了高位截肢。然而,在后来的日子里又出现并发症,只能在气管上插入导管维持生命。周庆家本来就十分贫困,遭遇不测后,全家人更是贫病交加,债台高筑。而万某却不肯支付周庆必须的医疗费。周庆因无钱继续治疗被迫出院,最后死在了自家的病床上。
王能才和助手前往取证时,发现死者的伤口满是蛆虫,而周家除了四垛破墙外,再无一件有用的东西。王云看到王能才带人来调查,便到村子里借了几个鸡蛋用水煮熟招待他们,但王能才他们一个也没有吃,每人喝了一碗白开水就返程了,空着肚子赶了一百多里路回到县城才吃中饭。临走时,和他们一起去取证的法院一位庭长还从自己身上掏出一百元钱捐给了周家。
因第一次取证不足,王能才接连三次赶到横溪调查,每次都是自掏路费。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王能才终于为委托人打赢了这场官司。而他只喝委托人一碗白开水,没有收一分钱,相反,自己还出了6百多元的打印费、旅差费。

大年初一,程贤清跑十多里山路打电话,只为说一句:王律师,新年好

2001年3月,王能才收到一封来自洋港镇的信,写信人叫程贤清,他在厚厚十页信纸中写道:我听说你是一位很有正义感,肯为穷人打官司的好律师,我十分敬佩你。我想你一定很忙,不敢冒昧打扰。后来我想了好几个晚上,最后还是下决心给你写了这封信,把我心中的冤屈告诉你。我只是想与你说说,也许心里好受些。我是某村村会计,去年在群众中收了7000元上交款。几天后,我把钱交给村主任到镇里去结账,当时村主任没有给我办任何手续,我认为有村支书在场作证,又都是在一起工作的,办不办手续不要紧,只是在笔记本上自己记了一笔。过了半年后,我找村主任结账,村主任不承认有这回事,找支书证明,可支书又不愿出来作证。我知道我就是满身是嘴也说不清了。为了这事,我的村会计被撤了,上面说我拿不出证据,就要我还7000块钱,这可不是个小数目啊,我哪有钱兑现。我真的是好屈好屈呀!现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如何洗清我的冤屈?我真的是无路可走了……
王能才从信中看出了程贤清所透露的轻生念头。当即就给他回了信,开导他,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只不过是快与慢,早与晚罢了。劝慰他,要振作起来,放弃一切杂念,好人一定会平安,并答应帮他想办法解决。王能才不只是这样说说,而是真正去做了。他找到县经管部门反映情况,在他的努力下,程贤清那笔账已从他的往来账中划出来,暂且挂在一边,由有关部门慢慢地调查处理。
程贤清知道后,感激不已,打电话到城关感谢王能才。为了给对方节约电话费,王能才接到电话第一句就是要他挂了电话,他再按那个号码打过去。
今年大年初一一大早,程贤清就赶了十几里山路到邻村电话亭打电话给王能才,就为了说一句:“王律师,新年好!”王能才拿着电话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采访完王能才曾帮助过的四位当事人后,记者又赶到富川律师事务所,王能才正好出去了。他的助手王国平接受了采访。从他那里,了解到王能才的经历。
王能才出生在阳新县王英乡和平村,小时候家里比较穷,中学毕业时本来考取了县重点高中,因家庭经济困难只得放弃读高中,进了县师范学校,毕业后分配到王英乡教书。他热爱法律,认为法律不仅能保护自己,还能帮助别人。于是,他一边教书一边自修法律本科。1992年10月,王能才参加全国律师资格统考,如愿考取了律师资格,并很快成了一名注册律师。
他自当律师以来,曾帮助过许多弱者打过官司,给许多人提供法律援助。据了解,王能才每年大概会为20个左右的案件提供法律援助,作为合伙人,他每年的收入比其他律师少2、3万元。就是这样一位勇为弱者说话、敢为弱者撑腰的正义律师,成为阳新县的另外一个“王林”!
编后:王林和王能才的可贵之处,不仅仅在于他为人民群众做好事,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聪明才智,为弱势群体提供他们最需要的法律服务。在这个做好事越来越流于形式的时代,希望有更多的知识分子和专业人士,走出“做好事就是扫大街、冲厕所、擦栏杆”的误区,把更多的精力投入专业服务上来。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