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学空间

法律人社区

  注    册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在线529人
·文章查询·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阖家快乐!      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响应缓慢,请各位网友见谅!       2017年10月17日星期二
首 页
当前位置:首页>>记者>>aaa7
馅饼?先进!——黄石先利传销诈骗案写实
更新时间:2002-6-16 16:15:26  来源:  作者:aaa7  阅读274
    
2002年5月31日,黄石专案组在武汉警方的配合下,将逃亡在外长达2年之久的上海先利经贸有限公司黄石分公司(以下简称“先利公司”)总经理陈孰飞(又名陈飘)抓获,并于当日将其押解回黄。至此,先利公司涉嫌传销诈骗案的三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经全部到案。这一在我市涉及面最广、受害群众最多、涉案金额最大、影响最恶劣的诈骗案件取得突破性进展。
然而在2年以前,先利公司在黄石的“经营”活动异常火爆。中央电视台的一期《焦点访谈》节目引发了一夜之间的风云突变——
案 发
上海先利公司副总经理孙伟携款潜逃一事被《焦点访谈》曝光,引发了黄石先利公司传销诈骗案的“核反应”
2000年4月9日,一个平常的星期天。家住铁山区的六旬老人徐老伯收拾完饭桌,和老伴坐在电视机旁,收看每天必看的《焦点访谈》节目。但那天的节目带着他的是最难忘的震撼和惊惶。
徐老伯对那天的节目内容记忆犹新。“上海先利公司副总经理孙伟带着3000万的巨款潜逃,企图偷逃出境前往俄罗斯,结果在黑龙江漠河被公安机关抓获。因此引出了上海先利公司利用传销手段进行非法集资诈骗的黑幕。”看完电视,徐老伯将信将疑,上海那个先利公司和黄石先利公司不是总公司和分公司的关系么?上海先利公司搞传销,那么黄石先利公司是不是也在搞传销呢?上个月刚刚投进去的1万元是不是也被传销公司骗了呢?徐老伯坐不住了,晚上的电视还没有看完,他就去找了几个一起向先利公司投单的老朋友商量,大家都慌成了一团,没了主意。
那天晚上徐老伯一夜没睡着觉,翻来覆去,满脑子就是那一万块钱和非法传销的事。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去找代理商,想要回那1万元钱,但代理商说钱已经送走了,只能按月给他发工资,并保证绝对可靠,先利公司绝对不是搞传销。不过思前想后,徐老伯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于是,约上几个朋友一起去公安局报了案。
报案的远不止徐老伯一个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报案的人越来越多。4月14日前后,报案出现了高峰期,不仅在铁山,在石灰窑区(现西塞山区)、黄石港区、开发区,甚至鄂州、浠水等周边地区都有群众向警方报案。一时之间,报案人数超过2000人!
据黄石港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民警、专案组成员刘永平介绍说,他当时最多一天接待了100多名群众,以至于无法一一做报案笔录,只得紧急复印了一批报案单供报案人填写。在此后的2年多时间里,刘永平几乎每天都会接待到少则几人多则数十人,都是与先利公司传销诈骗案有关的群众、律师或者办案民警。在黄石各区当中,受害人数最多的是铁山区。2000多名报案群众当中,铁山区占了三分之二。
有的群众在省悟到自己受到蒙骗之后,便自发
地向代理商索要投单金额,甚至出现一些过激行为。4月14日,黄石港地区南岳村40多名群众冲进代理商李某家中,将李家的电器财物打砸一空。所幸黄石港区警方及时出警,平息了事态,并将李某带回审查。
与此同时,上海先利公司的账户被查封冻结,有关人员被采取强制措施,全国各地的分公司和代理商无法支付到期的工资和返回资金,也被迫关门停业。
但是,分公司工作人员和一些代理商转移视线,迷惑群众说,是由于政府干预,关闭了先利公司,因而导致了群众无法拿到应得的利益,从而使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到政府部门上访、闹事。
酝酿已久的一桩传销诈骗案,终于在它发展到最高峰期时被媒体引爆了。
直 击
黄石先利非法敛财的“泡沫”是以巨额回报作诱饵逐步吹大的,大多数受害者是弱势群体
1999年,黄石地区出现了一家以吸收促销员、并以高额回报为手段的经销公司,即上海先利黄石分公司,这家公司给人一个显著的印象是:利润回报高,并且没有风险。公司在吸收促销员的过程中,给予种种美妙的许诺:每出280元,购买一份先利公司的产品(产品是一些洗发水、保健品之类),即成为先利的促销员,在第一个月可获得20元的广告费,第二个月以后则每月有200元的底薪加提成。按这种标准,交280元,在第三个月即可获得420元的回报。正是以巨额回报作诱饵,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开始加盟先利公司。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事人说,刚参加时,也是半信半疑的,认为没有这样的好事,但那时,先利公司打着“特许经营的幌子”,并且当时的新闻媒体如《 煤炭报》、《工人日报》等都对上海先利公司的先进事迹作过报道,上海先利一度成为拯救大批濒临关闭企业、资助失学儿童、安置失业人员的先进典型。在中央二台也播放过国家贸易部发布的准许“特许经营行业”的规定。许多市民正是看了媒体报道后,开始相信先利公司的。
一些群众实地考察发现,当时位于市中心钟楼边上的黄石先利公司种种证件齐全,有办公室,有营业执照和税收登记证。这一切让人感觉这是家正规的经营公司。至此,大部分群众已经完全相信了这家公司。不少市民开始购买先利的产品,开始是一份二份小规模地买。在1999年加盟先利的促销员队伍中,先利确实做到了当初给予的种种美妙许诺,买280元的产品,当月返还20元所谓的广告费,第二月以后则是每月200元的红利,买2800元的产品(10份产品)则依此翻十倍。看到自己的投入居然活生生获得如此高额的回报,许多群众心动了,胆子也慢慢大起来。一个致命的敛财骗局此时已撒开了大网。铁山地区的群众许多都是亲眼看见每月的红利一分不少发到自己手中后,开始加大购买先利产品的金额,以期获得更高的回报。记者采访中,发现一位姓黄的市民于1999年8月先购买了两份产品,在短短的时间内不仅收回本金,还有不少红利,于是追加购买产品。这种高额回报的巨大利润空间,吸引不少群众参与了这种所谓的“个体加盟特许经营连锁公司”。到2000年2月、3月,入会人员达到了顶峰。
这时,铁山地区已有1000余人购买了先利的产品,据初步估计,先利黄石分公司光在铁山地区敛财就1000万元左右。这些加盟的会员多是铁山厂矿企业的离退人员、下岗职工(占会员总数80%以上),还有部分是卖菜的、摆摊的小商贩。年纪多在50岁以上,最大的70多岁,投资少则几千元,多则几万元、十几万元。许多加盟先利公司的群众都是瞒着儿子、妻子或丈夫购买先利产品,资金来源用接受采访的受害人说法,则大多是“养老钱”和养家糊口所急需的“血汗钱”,或准备看病就医用的,或留给儿子读书用的,等等。
就在先利黄石分公司的“事业”达到顶峰的时候,一些不祥的征兆也开始显现出来。起初是红利不能按时返还,并且配发的商品如手表、领带等也开始按比例扣红利。这时仅铁山先利公司的代理商就有8人,当参与的群众找到代理商时,代理商的答复是上海总公司因业务发展太快,配货运不过来,所以不能及时发货。信以为真的群众还在心里期盼着自己的血汗钱能获得更多的回报,就在人们的憧憬和发财梦中,上海先利总公司已经关门歇业了,而铁山地区的群众还蒙在鼓里,一心做着发财梦。2000年4月,黄石先利分公司,从经理到副经理,到代理商,突然都不见踪影,找人找不着,电话也联系不上。这时,加盟先利的群众才意识到了什么,在历经阵阵恐慌后,纷纷向公安机关报案。
调 查
黄石先利公司人去楼空,传销“黑幕”由此逐渐拉开
在两年多的时间内,铁山地区的受害群众代表先后找到市委、市政府、市公安机关,要求尽快查处黄石这起非法集资案。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此案,市公安局接到报案后,立即成立了由市局经侦支队支队长柯宝钦牵头,各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精干警力组成的专案组,全力投入此案的调查侦破工作。2001年8月,市公安局把这起非法集资案作为大案要案来抓,同年10月,胡德春副市长在接待群众来访时,批示“市政法委柯书记组织协调督办,尽快将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有关部门要总结教训。”与此同时,市公安局原局长李建中、具体负责的公安经侦支队队长柯宝钦都亲自前往铁山地区,向铁山群众承诺尽快破案,把群众的损失减少到最低。2002年2月6日,春节前夕,经侦支队队长柯宝钦又来到铁山通报对这起非法集资案的侦查情况。5月12日,受害群众走访铁山区人大代表……
经过初步调查,传销黑幕逐渐拉开。警方发现,上海先利公司在全国各地设立有分公司,在全国15个省、市、自治区都进行了非法传销活动,其中尤其以湖北、安徽、上海、江苏、河南等五省市为重灾区。鉴于一案不重复受理的原则,公安部在2000年6月份召开协调会,要求各地公安机关按照属地原则,对辖区内发生的情节严重、性质恶劣的传销案件可以自行受理。
由于先利黄石分公司住所地在黄石港地区,因此,按照公安部协调会议精神,黄石港区公安分局在8月7日立案侦察。
而早在4月份接到报案后,黄石港区公安分局局长唐和平,分管副局长何国铜,高度重视群众反映,召开专题会议研究案情,指示分局经侦大队立即对先利公司进行全面调查,并对先利公司负责人之一、副总经理陈小宁进行了控制。但是,该公司另外两名负责人陈孰飞、吕星毅已经逃之夭夭。而当警方找到先利公司的住所时,先利公司位于消防路出租房的办公室内已经一无所有,办公桌被砸坏,空调被人撬走,公司有关的账单、文件荡然无存。
经过对陈小宁的审讯,专案组了解了黄石先利公司成立的前因后果。
上海先利公司副总经理赵文法是黄冈人,1999年他在黄冈市发展了另一名黄冈人林华生做代理商,后来,林华生成立了先利黄冈分公司。1999年4月份,林华生找到从黄石某歌舞团下海做生意的陈孰飞,邀请她加盟先利。4月份,陈孰飞与吕星毅、陈小宁开始向上海先利公司投单。他们觉得做传销有利可图,但也感到有风险,于是去上海实地考察了一趟。亲眼看到上海先利“来钱快”的实际获利之后,更坚定了三人加盟先利的决心。他们从上海带回了上海先利董事长段登丽(已判刑)签署的任命书,和注册公司所需的有关文件。1999年6月4日,先利黄石分公司被黄石工商局注册分局核准注册。
公司注册后,陈孰飞等人开始大张旗鼓地进行传销活动,“业务”如火如荼地发展起来。但是到了8月份,市工商局接到群众举报,先利公司涉嫌进行传销活动。据专案组民警介绍,市工商局迅速对先利公司进行了查处,并作出了罚款2万元的处罚。
但是,罚款并没有遏制先利公司传销蔓延的势头。到2000年初,先利公司的“业务”发展到了最鼎盛时期,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这场一夜暴富的游戏中来。公司不得不作出了这样的限制性规定:每张身份证只能投一份单。尽管如此,很多人依然想方设法借用亲戚朋友的身份证,希望可以多投几份单。传销诱惑力如此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追 逃
陈孰飞曾有投案自首的打算,但最终害怕众怒难犯,继续逃亡生涯。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虽然先利公司负责人之一的陈小宁已经到案,但是陈孰飞和吕星毅的外逃使案件难以取得突破性进展。
案件终于在事发一年之后出现转机。2001年5月8日,经过专案组多方工作,流窜到广东深圳打工的吕星毅主动回黄石投案自首,主动交待了一部分问题,而且提供了陈孰飞的行踪。公安机关鉴于吕星毅的表现,对其进行了取保候审。
专案组讨论后认为,陈孰飞是先利公司的法人代表,掌握着数量最多也是最确切的情况,由于先利公司文件已经失落,因而她的到案成为案情突破的关键。专案组组长柯宝钦要求,一定要抓获陈孰飞。
就在吕星毅回黄石投案前后,陈孰飞曾主动与专案组民警刘永平取得电话联系。刘永平对他讲明政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终于打动了陈孰飞。她表示愿意回黄石自首,并约好由黄石警方出车到武汉将她接回来。
但是,当专案组驱车到武汉准备接她时,却在约定的地点等不到陈孰飞。陈孰飞就这样放过了一次争取宽大处理的机会。
后来据陈孰飞交待,她当时是担心回到黄石会受到受骗群众的攻击,恐怕连人身安全都不能得到保证,因而在最后时刻打消了投案自首的念头。
劝陈孰飞自首失败后,专案组并没有放弃追捕行动。但是,由于陈孰飞具备了相当的反侦察知识,专案组的几次行动都以失败告终。其间,取保候审期满的吕星毅偷偷跑到武汉,与陈孰飞见面。
转机终于在案发后的第二年出现了。5月31日,专案组获悉陈孰飞在武汉的确切地址,迅速组织警力,赶往武汉。在武汉警方的配合下,在武汉青年路将陈孰飞一举抓获。
根据陈孰飞交待的情况,以及专案组的调查,初步统计先利公司在黄石传销诈骗的金额为715万。这一数据目前正在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进行调查取证工作,准备移送检察机关,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将给受害群众一个满意的答复。
批 注 该 文]    [采 用 该 文]    [发 表 评 论]    [文章下载]    [关闭窗口

相关批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

相关采用:
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

相关讨论:    
没有评论

Google


IP计数: 浏览计数:

Copyright ©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

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